【跟著小編遊東奧】心力交瘁終入境 熟悉又陌生的日本

《體路》製圖

【體路東京直擊】排除萬難,東京奧運終準備如期展開。排除萬難,《體路》小編終於順利入境日本。有誰想過要進入這個香港人的第二個故鄉,居然可以困難得讓人心力交瘁?

日本算是香港人的熱門旅遊地點,遊客入境手續也不算繁複,頂多也只是在飛機上要填兩張入境表格和申報表罷了。小編以往多次去東京,落機後迅速過關,還要讚嘆日本人的效率及禮貌。但一場疫情令入境不再是簡單與輕鬆的事情。

為著入境日本,小編準備了一大疊文件,裝滿兩個文件套

東京奧運、日本政府對於奧運的工作人員及媒體各設入境門檻,出發前 72 小時進行兩次病毒檢測事小,過去半年小編為成功入境下了不少功夫。東京奧運先是啟動以往奧運會無需用到的數個系統,要求媒體一再登記及提交文件,包括抵離登記系統及在日本的活動計劃等,在入境前四週提交活動計劃予日府及東奧組委會審批。審批通過後還要下載三至四個手機應用程式,入境時使用。

半年內收到組委會海量的電郵轟炸,每個電郵至少會有五個 pdf 附件,動輒數十頁。為免錯過登記電郵,小編與將赴日本的行家開了一個 WhatsApp 群組互相提醒。不過登記也不一定順利,跟足程序一樣可以系統錯誤,提交了活動計劃一等再等沒有回音,途中需要更改航班、被要求轉酒店等需要更改活動計劃,一律求救無門,只能對著電腦獨自崩潰。在出發前三天仍未被審批,小編最後只能印盡所有想到的文件,登記所有想到的資料,在不安感籠罩下希望成功「闖關」。直到出發前一天收到來自日本的電話,詢問幾個簡單問題後,活動計劃突然獲批,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入境最需要用到的是手機程式上的 QR Code
香港泳隊落機後需要站立等待工作人員檢查手機是否有安裝應用程式

前期準備功夫花去大量心力,今日航班抵埗後,工作人員先分開運動員與非運動員來檢查證件,帶領我們走過成田機場長長的路程,再逐步出示文件與手機程式上的 QR Code,然後走到間隔裡進行唾液檢測。與香港的深喉唾液不同,這邊檢測無需要咳出來,有同機人士檢測時從喉嚨發出響亮咳聲,現場工作人員即帶著一臉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溫馨提醒「You don’t need to cough……」

進行唾液測試「吐口水」的間隔貼著水果的相片,因為酸性可以刺激唾液分泌……
等待檢測報告

從落機到完成檢測花了一小時,再花了約兩小時等待檢測結果,以往離境的候機室擺滿座椅,成為入境入士等候報告的地方。期間工作人員啟動我們的記者證,免去之後排隊的時間。收到陰性通知一刻如釋重負,之後就是那熟悉的入境程序,和那些令人懷念的禮貌招呼。

洗手間改裝成男女均可使用的獨立間,可以看著富士山來大解呢……
工作人員協助啟用證件

終於收到陰性通知

步出接機大堂,成田機場間隔依舊,只是大堂中間掛著大大的五環海報,以及四處是東京奧運的裝飾。然而縱使我們不能自由走動,也看得見以往大堂的小型商鋪幾乎都結業了,人流不多下顯得冷清,與苦盡甘來、興奮忙著與五環和 Tokyo2020「打卡」的我們形成極大對比。一切是那麽熟悉又陌生。

成田機場的小商鋪都結業了

聽說日本人喜怒不形於色,屬於縱有不滿但仍能禮貌對答的民族。以往我作為旅客時不會猜度他們的禮貌是否出自真心,但在新聞上看到問卷調查顯示日本人似乎頗不滿東京奧運在疫情下繼續舉辦,看著客客氣氣地招呼我們的東奧工作人員,不禁會想像他們內心裡會否其實也在埋怨我們呢?

 

圖:麥景智、何子淵
文:何子淵

原刊於《體路》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