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全運.專訪】低調高手陳翔志 追求抱石之極致

《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大家記得日本籃球動漫《男兒當入樽》其中一位主角流川楓嗎?這個角色憑着於日常生活喜愛睡覺,卻同時不斷追求籃球極致技術,在場上挑戰強者並打破旁人想象的反差,令不少讀者着迷。其實香港抱石界亦有一位性格類近的人物,他就是香港抱石代表隊成員陳翔志(Shoji),坊間有人稱他為「腸(翔)神」。

運動攀登主要分為三大項目,分別是抱石賽、難度賽及速度賽,Shoji 把這三個比賽的分別娓娓道來:「參加速度賽的運動員,需要在高達 15 米的賽道比併速度;難度賽方面,攀上賽道較高位置的選手即取得勝利;抱石賽則是取決於哪位參賽者,能夠在限時內通過最少嘗試機會,完成一條賽道。」2017 年於全國運動會抱石項目(群眾項目)奪金的 Shoji 指,自己在後兩者的成績較好,也許這正好象徵陳翔志參與抱石比賽的其中一個目標 — 完成本以為自己未能完成的路線。

要不斷突破自己,朝着高點翱翔展翅,一定少不了刻苦的訓練,現年 26 歲的 Shoji 亦不例外,他總會花時間到各區攀石場訓練:「每星期有五至七日,每日約六小時到攀石場練習。」他又指日常生活大多是往返家中及攀石場,訓練以外的時間,通常會用來睡覺和打遊戲機,Shoji 對於長時間在攀石場練習並不感到辛苦,他解釋:「當然對攀石有興趣,是願意對這個項目投放那麼多時間的主因。其實港隊的訓練時數要求並沒那麼高,但非運動員的攀石愛好者,亦會花很多日子到攀石場訓練。」

甘於低調 只追求超越自己的極致

一句香港人耳熟能詳的電影對白「佢低調,但受萬人景仰。」陳翔志也許是其中一位最能體現這句說話的人物。雖然 Shoji 被外界視為「香港抱石一哥」,又先後在 2018 年及 2019 年全國錦標賽的抱石賽奪魁,但近年關於他的訪問可算是屈指可數。被問到箇中緣由,Shoji 只一臉羞澀說:「因為我不算健談,所以我並不特別喜歡接受訪問,當然別人邀請我採訪是沒有問題。」確實如此,Shoji 在訪問過程中不斷緊張地撫摸下巴,有時甚至要花上約半分鐘思考答案,然後尷尬笑道:「唔知道喎。」

相片來源:香港抱石錦標賽 Facebook

或許部分人會替身手不凡的陳翔志因個性低調、以致失去鎂光燈關注而感到可惜,但 Shoji 並不這麼認為,他淡然說:「我覺得現在這樣不錯,保持低調便可。因為我當初參加抱石的目標,並不是打算通過接受訪問,令自己變得廣為人知。」Shoji 認為這個項目的滿足感,在於成功打破自己的界限:「做到本來覺得自己未能完成的動作,有些賽道看起來很難,但真正攀上去後才發現,原來自己可以做到。」Shoji 更表示這種感覺,是其中一個推動自己,繼續向運動攀登發展的誘因。

不為運動員生涯設限

直到目前為止,陳翔志其中一場較深刻的賽事要數 2018 年 6 月的「國際攀石聯會亞洲盃」泰國站,當時他與另外兩名香港代表游嘉俊及歐智鋒,包辦抱石項目三甲,Shoji 僅落後予游嘉俊屈居亞軍:「三個香港人進佔三甲,是一件很難得的事。」陳翔志表示香港在同年 3 月亦舉辦亞洲盃(抱石)比賽,但當時三位香港代表無緣踏上頒獎台,令 Shoji 希望在泰國「贏番次」:「其實我在賽前弄傷手指,感覺狀態不是特別好,但比賽時的情況卻比想像好。」他笑指:「我在準決賽以總成績第一的身份進入決賽,還完成了兩條沒有人能夠完成的線路。」在訪問過程表現緊張的 Shoji,臉上突然添了幾分自信,可能是因為「腸神」又一次打破自己的想像吧。

Shoji 自中五起輟學,全心向運動攀登發展,惟外界總認為在香港投身運動員缺乏出路,「腸神」卻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當你開始想清楚後路的時候,就不會做運動員,因為其他人覺得運動員是收入與付出不成正比的職業,你就會想退出這個行業。」Shoji 透露,暫時未為退役設時間表,即使未來不會參與比賽,也會繼續投入運動攀登。

運動攀登從上屆全運會的群眾項目,到今屆陝西全運會成為正式競賽項目,賽制亦有所不同,把難度賽和抱石賽合併為兩項全能,與速度賽分列為兩個項目。雖然 Shoji 為上屆抱石賽金牌得主,但由於國內選手實力同樣強勁,所以沒有人敢斷言 Shoji 能夠維持佳績。但正如「腸神」一直追求打破自己想像的感覺一樣,如果不對自己設限制,「籠中鳥」終有一天可以懷着遠大志向,朝天際翱翔高飛。

陳翔志(右三)參與陝西全運開幕禮

陳翔志今屆陝西全運將分別出戰男子成年組兩項全能及速度賽,將率先於周五(17 日)鬥速度賽,周六則會轉戰兩項全能賽預賽,力爭晉級周一的兩項全能決賽。

 

圖、文:實習記者鄧文滔

原文刊登於《Sportsroad Junior》Issue #51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