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頂你,香港球員好恰啲?

2021/1/22 — 15:54

在出文前,想了很久是否應該再寫,不同人都出過,都是向未期癌症,醫返都嘥藥費既正苦講兩句佢地唔理既事,可是朋友圈內的足球從業員陷入了接近窮途末路,沒有理由讓他們自然死亡!

足球是基本生存需要

這數天,陳曉明教練梁冠聰先後在社交媒體撰文,道出香港足球行業的苦況。朋友圈中,無論是A牌教練、前香港隊隊長、職業足球員、評述員、足球行政人員、守門員教練、草根足球教練、從小認識一直沒有放棄足球,工餘兼職的教練,全部都像其餘的香港人一樣,深受疫情影響,而正苦的佛系措施,令足球從業員到一個水深火熱的地步。很多人或許見到出文後,又會留言數十,很多人都慘、大家都慘,除左足球,仲有好多運動都慘。頂你,我鍾意足球,足球係全球最受歡迎運動,是香港從業人數最多的體育產業,我都靠足球開飯,咁可以為香港足球從業員出得聲味呀仆街!

廣告

陳曉明教練的撰文中,引用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說明香港足球現況。現在先簡述何謂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他的學說將人的需要分為五層,由基本的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逐步到頂層的自我實現需求(need for self-actualization)。陳曉明教練認為踢足球在現時疫情下的香港,是自我實現需求,正苦要滿足市民的生理需求,封場是理所當然。陳SIR,在其他人來說,足球或許是高層次需求,可是對你以及其他人來說,足球是讓你們滿足生理需求的唯一謀生工具,為何不可替自己爭取?難道因為人道與生活意義,社工不需出糧?教師不需要開飯?醫生不需要收診金?花農可以與正苦對話爭取,然後重開花市,為何足球員與教練不可以?唔通你與其他球員真係好恰啲?

足球係搵命搏

廣告

或許陳曉明的專業資格取得太久,忘記了當初的辛酸,又或他與香港球員都不是賣小強的人,從來都是逆來順受,忽略了足球員的付出與犧牲!陳曉明當初放棄了教師這份穩定職業,進入了搵朝唔得晚的香港球圈。陳婉婷中大畢業後,不理家人反對,最初月賺$6000過日子,陳偉豪在2007年若轉行做地產,這13年所搵的錢,遠較他當球員多。這些有名有姓的足球從業人員,在生命黃金時代,押上個人前途投身足球行業,還有其他名氣稍遜的教練與導師,一直在背後默默工作。坐慣寫字樓的正苦人員,你明白他們的付出嗎?足球不是波牛,是一門專業,包含運動心理學、營養學、管理學以及財務學的產業。不要說學士、碩士與博士學位才是專業,香港一位A牌教練,也花費巨額才能完成課程,而且連一蚊資助也沒有,很多A牌教練是節衣縮食才能報考,而且錯過考試,可能久等多年才能再考,以丘建威為例,他就是因為工作關係,等了16年才能遷就時間考取A牌。他們不是777在抗疫期間所說的「所謂專家」,是行業的精英,投放了一生青春,貢獻香港足球。

別當球員紈絝子弟

香港當足球員並不是去少兩次日本就可以買樓,也不是踢第一年波可以攤大手板取得 54 億,第二年有人再借 16 億比你,然後唔駛計息慢慢還的二世祖。香港當教練的困難,並不足為外人道。每星期面對場地的安排已是舉世無雙的難題,同炒場黨爭場,並不是可以讓你想了一年後,回答班主拆件外判的紈絝子弟。

香港當運動員折墮,當足球員更加折墮。足球沒有成績,往往是最受人批評的體育項目。過去十二年,香港隊兩度打入東亞足球錦標賽決賽週,東亞運取得金牌,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打出自「519」以後,最佳成績的一屆。2019年亞洲盃外圍賽最後一輪才出局。這些成績,仍不足以重返體院成為精英運動員項目,頂你,香港球員真係好恰啲?

是時候團結發聲

這次撰文後,又會有人話我好激進、又鬧正苦………下刪一萬字。係呀,我又好激進,話我啲人,喺球圈撈幾十年,有無出過聲?好似你咁溫和,啲球員係咪有飯開呀?係咪有波踢呀?而家啲肺炎菌係球員攪出黎?有無確診者來自足球員或者球比賽呀? 當初肯封關,今日未必咁折墮。醫護罷工,班奶共保皇黨又劏又殺又炒又恐嚇,啲跳舞群組慶回歸你班賤人累街坊你地唔出聲,食左啞藥呀!日本夠多人確診,人地一樣攪運動。疫情控制好啲,球迷舊年10月本來有得睇陳七同陳偉豪告別賽,而家睇條鐵!兩個東亞運金牌功臣,喺大球場既最高榮譽告別,白白無左。頂你,香港球員真係好恰啲?

足總主席貝生都出埋聲話有問題,做多步約埋啲教練、球員一齊發吓聲得唔得呀?一齊去正苦度嘈下得唔得呀!而家個正苦唔X唔鬆化,係呀,我寫緊粗口,講緊粗口呀!保皇黨好驚人講粗口,快啲一齊去立法會X佢地。泛民同班後生攪事,俾佢地趕走晒,都要搵人做吓嘢,馬逢國未過身,出緊大家糧,一齊去叫佢做吓嘢唔該,大家都有交稅,唔係隻毒娥話佢盡左力就真係盡左力。馬場、街市、花市都多人過球場,學校都可以有六份一人回校上課,頂你,香港球員真係好恰啲?

陳志康加入足總董事會,希望成立球員工會,今次是最佳的時機,成立球員以及教練工會。去年成立教練工會,無端端俾人叫停,叫唔好攪政治。777選特首郭家明可以站台,呢啲夠晒政治化,唔見果陣有人出聲?球員同教練攪工會為己飯碗發聲,有乜唔啱?上晒岸果啲,出少句聲,大家唔係想同正苦攞綜援,而係俾正苦趕絕無飯開,點解賣花可以開到9點,食肆6點無堂食?點解跳舞群組出事,要足球、酒吧陪葬? 頂你,香港球員真係好恰啲?

我寫野係咪離題,我答你,我無離題!!!阿哥,傑志體育中心、同埋其他足球學校靠開班維生,正苦咁封場,不如推晒啲教練同球員去死。唔好意思,丘建威識你二十年,呢次俾我死亡之吻寫兩筆,你有兩條化骨龍,衣食住行樣樣都錢,間足球學校咁停落去,啲教練點攪呀?車路士足球學校係咪想佢執笠呀?係咪點高志超減肥,阿仙奴足球學校停業,等佢飯都無得開?足球員唔駛食,食西北風就飽?

你問我仲乜拉埋食肆同酒吧講,想攪事?想俾 599G 告呀?大佬,香港其中一位足球有心人羅傑承先生好多生意,有食肆、有酒吧、有卡拉OK,佢無錢賺或者再俾正苦咁攪法,飛馬會散班,張宇人同馬逢國一樣,對業界乜春都唔理。好多球員轉行都做左飲食業,陳七就係其中一個,咁關唔關事呀?

大家想繼續忍定出聲,自己諗。頂你,香港球員真係好恰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