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0/11/27 - 22:31

【香港足夢・葉鴻輝】由長發邨街童到港足上陣王

當年葉鴻輝獻出人生首次飛撲的龍門,如今已被改建成花槽。(《體路》製圖)

當年葉鴻輝獻出人生首次飛撲的龍門,如今已被改建成花槽。(《體路》製圖)

【體路專訪】香港,一個千多平方公里的石屎森林,容納了近 800 萬人,也蘊藏著近 800 萬個夢想。為香港在綠草場上灑熱血,是葉鴻輝、陳晉一、鍾貝琪、馬澤純、李樂謙、高栢齡,和所有足球員的夢想。但在球場以外,他們與大家同樣在獅子山下 18 區奮鬥。英雄總從無處來,是他也是你和我;他們的故事,也是你我的故事。

青衣,因青衣魚而得名,自 70 年代起高速發展成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島嶼之一。在不足 11 平方公里的小島上聚集了 30 個大小屋邨屋苑,容納了超過 18 萬名香港人。在這 30 個屋邨屋苑中,坐落青衣船廠舊址的長發邨絕非最起眼的一個。然而就在落成的一年後,長發邨便孕育出現今港足其中一名標誌性人物。「其實最初是因為哥哥踢才令我接觸到足球的。那時候做完功課就會一起和鄰居落街踢球,所以長發邨也算是我足球的起點。」葉鴻輝說道。

廣告

每場都不能輸……所以競爭特別大、樂趣也特別多。

葉鴻輝小時候與大家一樣,放學後也是跟同學飛奔到球場「跟隊」踢波。「跟隊」是街場的獨有文化,先失球的一隊要離場讓下隊上場。葉鴻輝自青年軍時期已被盛讚心理質素極佳,或多或少也與這街頭文化有關,「每場都不能輸,尤其是周末輸了一場就要等兩、三小時才能再踢,所以競爭特別大、樂趣也特別多。」

好勝不服輸,自信心也自然爆棚。門將講求的不只是技術,自身氣勢也是重要一環。初出道的葉鴻輝被寄予厚望,18 歲那年已獲選進「大港腳」集訓名單,未滿 20 歲更奪得東亞運金牌、成為大家口中的「英雄輝」。「最初時會特別想表現自己,但愈成長就會知道代表香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落場不單止要表現自己,更是代表所有人去證明香港足球。」東亞運奪冠,算是證明香港足球並非一潭死水,亦為球壇帶來更多希望和資源。只是一面金牌並未替港足找到翻天覆地的改變,戰績未見太大改善之餘,入場人數持續不太理想。「初初代表香港時不太多人留意港足比賽,但其實當時的港隊反而會覺得有球迷會有壓力,因為一落敗就會被罵。」幸而轉捩點就在 2015 年出現。

近數年球迷的歸屬感更大,尤其主場會有很多球迷入場支持,令我們都很享受比賽。

港足當年出戰 11 場國際賽,取得 6 勝 3 和 2 負佳績,其中主場賽和中國一仗更成佳話。那晚旺角場早早掛起紅旗,全場 6,071 名球迷加上電視機旁的你和我,成為了葉鴻輝這個港隊最後一關的後盾。「英雄輝」當日再做英雄,多番在門前力挽狂瀾,與隊友組成血肉長城,「近數年球迷的歸屬感更大,尤其主場會有很多球迷入場支持,令我們都很享受比賽,同時推動我們交出最好表現,不讓大家失望。」

5 年過去,葉鴻輝年初也踏入而立之年。由當初那個長發邨打滾的小伙子,到成為港足場上的精神領袖,經過的不過是廿年光境。「坦白說真的沒想過足球能給我這麼多,小時候只為享受足球樂趣、跟朋友玩樂,沒有想過會做到職業球員,更沒過想代表香港。」去年的世盃外後,葉鴻輝成為港足史上的「上陣王」,至今累積了 76 場經驗,「我沒特別去想要代表到某個數字或年紀,尤其在香港隊是以能力行先,我相信這些都是用我能力去證明,當我還有這個能力時都想繼續代表香港出戰。只是我也 30 歲了,還能踢多少年也是未知數,當然希望有更多年輕門將能繼續進步,他們有的是時間。」

我們不是完成球賽就算數,而是要交出 100%,令自己無悔、對得起這個地方和市民。

「希望他們知道代表香港不單是踢一場比賽般簡單,更是背負了球迷和市民的期望。我們不是完成球賽就算數,而是要交出 100%,令自己無悔、對得起這個地方和市民。這個就是作為港隊成員的其中一個使命。」作為港隊老大哥,葉鴻輝要讓後輩知道穿上球衣的意義。但脫下戰衣後,他著實也與我們一樣,是一個愛香港的香港人。即使那獻出人生第一次飛撲的長發邨小球場,如今已變成居民休憩空間,連龍門框也變成花槽,葉鴻輝仍會是那個葉鴻輝。

以己之長,無悔於港,這是葉鴻輝的香港故事。

 

圖:Brian Ching
文:麥景智

原文節錄刊登於 Sportsroad Junior Issue#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