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拯救球圈刻不容緩

2021/1/19 — 17:21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文:體記阿祺】

周二(2021 年 1 月 19 日),執筆之際傳來新消息,政府有意收回成命,讓今年年宵花市擺在原定的維園舉行。此舉是因為早前決定「煞停」農曆年宵及新春市場後引起花農及檔主不滿,加上擔心市民集中前往旺角花墟辦年貨增加爆疫風險,結果政府 U Turn 順應民意。政府願意為年宵市場讓步,為何不願意放體育界及球圈一條生路,讓大家在疫情之下可以自力更生?

由去年疫情爆發開始,本地足球圈一直深受其害,好不容易在多方面合作之下以家居隔離方式完成一季,今季本擬重新開始,卻因為第四波疫情來襲,去年 12 月 5 日足總盃比賽被逼中止之後,至今一個半月時間之內,八支港超聯球隊再沒法在真草球場訓練,何時比賽更是天知曉。足總主席貝鈞奇表示,能否重開球場訓練要看衛生署意思,行家報道指政府要求不明源頭個案連續幾日單位數才可以放寬開場,在近日疫情反彈之下,重開球場似乎遙遙無期。

廣告

政府防疫至上,乍看一切很合理,但是比較一下當中的雙重標準,便可以看出荒謬之處。在此簡單問兩個問題,年宵市場逼人多,還是一場足球比賽 22 人在球場上較量逼人更多?年宵市場牽涉民生及經濟,有花農說如果取消年宵市場,他本身預備的 32,000 棵蘭花應市可能全部報銷,估計損失超過 300 萬元云云。那麼,八支港超聯球隊,最少一支班費 600 萬,最重本東方龍獅、傑志及理文動軋 1,500 至 2,000 萬,粗略估計八支球隊一季投入約 1.2 億港元,老闆教練職員球員真金白銀交稅,現時各隊未能開波乾等政府賜場,今季有何損失,政府是否會以金錢賠償?

廣告

看著大球場被丟空,令人悲憤莫名。(圖:體記阿祺)

到底何時才可以重開球場練習,農曆新年前會有好消息嗎?(圖:體記阿祺)

還未提及的一點,是東方、傑志及理文今季要去踢亞協盃、亞冠盃,代表香港出外比賽,背負香港名聲,現時已經傳出亞冠盃賽程初步決定在 4 月份比賽,亞協賽程未定,難道要東方、傑志、理文在沒有真草場訓練一大段的時間之下出外作賽,屆時有何不濟戰果都是代表香港足球名聲受損,這樣的結果政府是否要付上責任?

政府由去年抗疫的而且確是很花心力去做事,但外界看來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且行動每每懲罰飲食界、體育界,除了一刀切的封阻晚市堂食及體育處所之外,到底有否考慮過長遠對於民生的影響?跳舞群組出事、地盤群組出事,政府有否針對跟進?為何大家眼見的情況,卻是未有大量確診個案的體育界及飲食界不斷受罰,罰得不合情理。體育界基層手停口停,體育記者界別都受損害,沒有比賽及訓練的情況下要尋找報道題材實在困難,但是大家仍然努力去做,務求自救撐起體育圈子。

「亨利」鄭少偉已經完成亞洲足協 A 級教練牌照課程。(鄭少偉 Facebook 圖片)

「亨利」從郭家明手中接過證書。(鄭少偉 Facebook 圖片)

近日和前香港隊球員、司職前鋒的亨利鄭少偉茶聚,他說自己已經完成亞洲足協 A 級教練牌照課程,現時只要辦妥 100 小時實習即可順利畢業,擁有資格執教港超聯球隊。只是,由於政府不斷打壓本地波,球圈不是正常運作,他無法找到球隊落班完成實習環節。另一點,是他身邊不少好友本來執教學界足球隊,但學界賽因疫情無法復賽,不少友人失去教練工作接近一年,被逼想其他方法撲水自救。長此下去,各個界別的體育人才心灰意冷流失,對於社會發展而言都是不利,也突顯了政府在處理體育管理方面完全不如內地、台灣、甚至澳門的不濟,以上三地即使在疫情下仍有體育比賽舉行,不似香港一池死水,相比之下,特區政府官員們享有高薪但未能救市,難道不會羞愧面紅嗎?

提起球圈近況,「亨利」心中有火。(鄭少偉 Facebook 圖片)

「亨利」近兩、三年在東南亞工作及遊歷。 (鄭少偉Facebook圖片)

坦白講,疫情可能去到今年年中甚至年尾都不會消散,但是本地球隊投放了的金錢和時間卻不會回來,政府越遲決定何時開場開賽,對於本地球圈的傷害越深,猶如向球圈慢性落毒將大家凌遲處死,這一句說話絕非誇大,而是實際上圈中人面對的情況。如何在疫情下仍然照顧到體育界發展,這是政府不能逃避的責任。只要開放球場、體育處所予體育界求生,即使是閉門作賽也好,大家自會有方法一邊抗疫、一邊自救。否則,要市民在沒有娛樂、沒有晚市、沒有體育生活及比賽的日子下繼續過活,這股怨氣一直累積下去隨時成為新的計時炸彈,屆時要再拆彈政府便很頭痕了。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