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00-2010 香港打吡大賽歷史回顧

2021/3/20 — 19:32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香港賽馬職業化發展已有50年歷史。香港賽馬會在香港賽馬職業化45周年大概不會預計到,踏入50周年的職業賽馬活動竟受世紀疫情困擾多時而較預期中黯然失色。筆者在約五年前開始構思發掘一些史料詳細書寫香港賽馬職業化發展的歷史,但礙於近年世界各地抗爭運動和疫情災難分散注意力的緣故而暫緩了相關的計劃。不過,「暫緩」從來不等於「已撤回」,過往的初心始終不變,就是要獨立自主地記述香港賽馬的歷史;也只有這樣,才可避免受制於各種壓力而被迫「指鹿為馬」。

若要嚴謹述說香港賽馬的歷史,首先要蒐集足夠的史料,然後再反覆推敲論證,甚至需要斟酌行文的字眼,整個過程需一絲不苟。即便全神貫注做這件事,或許也需花上好幾年時間才能寫好文章的初稿。在搜證未充足、推論未完善的情況下急於發表一些文章,或許可以蒙混過關得一時,但終究有可能被後人發現是丟人現眼之作。

在動盪不安的歲月中,沙田馬場料將在周日(3月21日)如常上演新一屆香港打吡大賽。「馬照跑」是好是壞,實難以用三言兩語簡單說清楚。無論如何,相對於記述香港賽馬職業化的進程,記錄當代香港打吡大賽的歷史可算是「手板眼見功夫」,其範圍亦縮窄得多。這或許是重新練習撰寫有關香港賽馬的深度文章的不俗切入點。香港賽馬會由2000年開始把香港打吡大賽的途程轉為田草2000米,至今成為了「爪皇凌雨」、「爆冷」、「雄心威龍」、「威爾頓」、「明月千里」、「佳龍駒」和「金鎗六十」(準馬王)躋身成為香港馬王的踏腳石,另外「奧運精神」、「勝威旺」、「幸運馬主」、「事事為王」等歷屆打吡冠軍的名字對馬迷而言也絕不陌生。與此同時,香港打吡大賽多年來一直受到部分輿論的詬病,其一是賽事水準的爭議,其二是涉嫌「一仗功成萬骨枯」的行業操作,與香港主流中學催谷學生應考公開試的問題如出一轍,當中更涉及動物權益的爭議。接下來,筆者將以兩篇文章重新記錄由2000年起的香港香港打吡大賽歷史。

廣告

2000 - 勝利名駒力克葉森打吡殿軍掌門

首屆轉程為田草2000米的香港打吡大賽便創造多項歷史。由南非籍練馬師苗禮德訓練的「勝利名駒」力拒愛倫馬房的「掌門」來犯,苗禮德因而成為了在港開倉首季便勝出香港打吡大賽的練馬師。勝出香港打吡大賽一役中,「勝利名駒」的評分僅為92分,直至目前為止仍是評分最低的田草2000米香港打吡大賽冠軍賽駒。

廣告

賽前,「勝利名駒」雖在1800米賽事輕鬆取得兩連勝,但賽事的大熱門仍落在配上著名英國騎師的「掌門」身上。這匹「Rudimentary」的子嗣在英國葉森打吡跑入殿軍,牌面級數有目共睹。雖然「掌門」打吡賽前四戰均未嘗勝果,但在第三仗董事盃跑入亞席的表現已相當吸引;香港打吡預賽一役落第在於角逐途程嫌短的一哩(1600米)兼遇上慢步速[1],實屬非戰之罪。一般的預計分析指,「掌門」是當屆香港吡大賽級數最高的一匹賽駒,牠戰畢打吡預賽後的備戰功夫明顯更為積極,而2000米的途程將更合牠的腳法,唯一的明顯不利因素是排在最外的14檔起步[2]。相較之下,「勝利名駒」只被喻為新勝猶勇的黑馬份子。結果卻令人稍感意外。不過,在香港職業賽馬史中,尚未有一匹賽駒在港的首場頭馬便是香港打吡大賽。「掌門」已是眾多香港打吡大賽前未嘗一勝的賽駒中跑得具威脅的一匹。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當屆香港打吡大賽的一對同父馬「掌門」和「實業家」(香港打吡預賽冠軍)均未能勝出,但賽事的四大熱門「勝利名駒」(5.2倍)、「掌門」(4.1倍)、「喜蓮之駒」(6.8倍)和「實業家」(6.4倍)均跑入前四名,整體而言屬於其中一屆賽果正路的香港打吡大賽。而「掌門」身為大熱門賽駒,獨贏賠率竟仍有4.1倍,跟其餘三匹熱門賽駒相比不算相差太遠,可見在投注者眼中當屆賽事的賽前預計頗為勢均力敵。

「勝利名駒」勝出香港打吡後,其評分被大幅增加24分(116分),往後表現卻不進反退,往後29仗均未能再交出頭馬,可謂是其中一匹在香港打吡大賽「一招了」的冠軍賽駒。亞軍「掌門」其後的表現稍好,不僅在香港金盃(2000米)和女皇盃(2000米)跑入季軍,更勇奪季尾的美國安泰香港冠軍暨遮打盃(2400米),但翌季開始受傷患困擾,未能在級際賽中表現更上一層樓。

若論當屆打吡往後競賽成就最高的賽駒則非簡炳墀訓練的香港打吡預賽冠軍「實業家」莫屬。雖然此駒在打吡一役僅得殿軍,但在相隔三個星期後的香港金盃賽事中,「實業家」以四個馬位輕取跑入季席的「掌門」(亞軍為「奔騰」),其後又再女皇盃以短馬頭位再次擊敗「掌門」和在港屢獲佳績的法國代表賽駒「雞尾酒」,最後當選該賽季的最佳中距離馬(香港馬王寶座卻由「靚蝦王」成功衞冕)。不過,「實業家」翌季出賽兩場便未能克服傷患被迫退役。

2001 - 簡炳墀憑實業先鋒五奪打

2000/01年度馬季與1999/20年度馬季其中一個不同之處,是馬會把香港金盃這項傳統本地2000米大賽編在香港打吡大賽前約半個月舉行。當屆香港金盃賽事除了有轉投愛倫馬房服役的香港瓶盟主「大利多」壓陣和「靚蝦王」挑戰2000米途程賽事外,還吸引了三匹有望角逐香港打吡大賽的四歲賽駒「實業先鋒」「喜蓮精神」和「偶像」的幕後安排牠們報名角逐。

三匹四歲賽駒中,以在百週年紀念銀瓶賽(2000米)中擊敗前香港馬王「原居民」的「實業先鋒」相對較受熱捧(獨贏8.3倍),但結果牠只跑入季軍,冠亞軍分別由50倍的「偶像」和22倍的「喜蓮精神」奪得。這場賽事其後被喻為較前身為香港打吡預賽的香港經典一哩賽更具指標性的預賽,原因當屆在香港經典一哩賽跑入前列的賽駒大多缺乏2000米長力根據。

打吡一役,「喜蓮精神」(3.9倍)、「實業先鋒」(4.8倍)和「偶像」(7.5倍)分別被捧成賽事的第一、第二和第四熱門,結果「實業先鋒」成功反先奪魁,使簡炳墀成為香港賽馬史上首位五奪香港打吡大賽的練馬師[3]。騎師亦憑「實業先鋒」第二度勝出香港打吡大賽。大熱門「喜蓮精神」在該仗跑入季軍,亞軍竟由當時毫無近績根據的63倍冷門「原動力」奪得[4]。「偶像」在香港金盃的優秀表現只是偶一為之,在打吡一仗中大敗七又四分之三個馬位以第10名過終點,其後在港再戰27場大多繼續大敗而回,只曾在2003年的皇太后紀念盃中以一個頭位落敗跑入亞軍。

同屆的香港經典一哩賽冠亞季軍「魅力之城」、「高耀之星」和「萬事勁」在打吡一役的獨贏賠率分別為18倍、21倍和41倍,足證牠們在賽前的爭勝機會備受看淡。牠們大敗而回並非意外,但「魅力之城」以十一又四分之三個馬位包尾落第,成為了歷屆其中一匹在打吡大賽中表現最差的香港經典一哩賽盟主。

其實,當屆打吡的水準非常參差,例如冠軍「實業先鋒」和季軍「喜蓮精神」在打吡翌仗女皇盃分別大敗十四又四分之一個馬位和八又四分之一個馬位而回。兩駒在同季的安泰香港冠軍暨遮打盃又不敵前馬王「奔騰」和「神彩金剛」,僅能跑入季軍和殿軍。「實業先鋒」翌季受傷患困擾,雖在香港金盃重敲勝鼓,但該仗成為了牠在香港的最後一戰,全季只征戰四場便告退役。「喜蓮精神」其後只能偶然在級際賽中上名,代表作是在2002年的杜拜司馬經典賽跑入亞軍,但絕對未能躋身香港賽馬史上的其中一匹頂級賽駒。打吡亞軍「原動力」往後更是愈跑愈差,馬主卻遲遲不安排牠退役,而是讓牠合共再戰55仗,其評分由過百分跌至44分。2006年,「原動力」兩度被安排在跑馬地賽事角逐,均因傷患問題未能順利出賽,最後黯然退役。

打吡包尾的經典一哩賽盟主「魅力之城」(2001/02年度最佳短途馬)其後則回師角逐較短途的賽事,並在翌季勝出洋紫荊短途錦標和主席短途獎,算是當屆經典一哩賽首三名中往後競賽成就較高的一匹賽駒,但牠的風頭被同樣角逐短途賽事並成為香港馬王的「喜勁寶」蓋過。

值得留意的是,當屆所有打吡和經典一哩賽的參賽馬匹中沒有一匹能夠成為國際賽事的頭馬。

2002 - 奧運精神」大熱取勝榮智健首位馬主兩奪香港打吡

自馬會在1990/91年度馬季把香港打吡預賽改回田草千六米賽事(香港經典一哩賽前身)後,往後11屆賽事中只有1998年的「告魯夫」能夠同時勝出香港打吡預賽和香港香港打吡大賽,足證要同時囊括這兩項錦標的難度非常高。不過,2002年,愛倫馬房的「奧運精神」先在香港經典一哩賽以約兩個馬位輕取「超級無敵」、「正蝦王」和「凱明神駒」三匹熱門份子,繼而在香港打吡大賽中以三又二分之一個馬位拋離次熱門亞軍「計得精彩」。「奧運精神」的馬主榮智健先生則繼「奔騰」在1997年擊敗「勝利雄風」和「原居民」等賽駒後再次捧走香港打吡大賽,成為香港職業賽馬史上首位兩奪香港打吡的馬主。這項記錄至今尚未被打破(胡氏家族在1993年和2008年分別憑「喜蓮之星」和「喜蓮福星」勝出香港打吡,但在名義上的馬主姓名沒有任何一個重覆的名字)。

必須強調的是,「告魯夫」同時勝出的香港打吡預賽和香港打吡大賽的途程只有200米差距,難度相對「奧運精神」同時勝出途程相距400米的兩項大賽較低,單憑這一點已足以顯示出「奧運精神」的超卓實力(往後18屆中只有2008年的「喜蓮福星」、2017年的「佳龍駒」、2019年的「添滿意」和2020年的「金鎗六十」同樣能夠做到這一點)。雖然「奧運精神」往後出戰女皇盃和遠征新加坡角逐新航國際盃均無功而回,但牠繼「實業先鋒」後成為第二匹憑勝出香港打吡大賽當選同一賽季最佳中距離馬的賽駒。

事實上,2002年的香港打吡大賽是其中水準較高的一屆。打吡冠軍「奧運精神」和亞軍「計得精彩」在同年年底的國際賽事日中分別勝出香港一哩錦標和香港盃(田草2000米),成為一時佳話。要知道,當時香港賽馬不像近年能舉辦10多項名義上的國際一、二級賽,每年12月舉辦的四項國際大賽是少有能成為國際馬圈焦點的賽事。「奧運精神」更成為首匹勝出香港一哩錦標的香港代表賽駒。此外,「奧運精神」和「計得精彩」2002/03賽季較後階段分別勝出香港金盃和安泰香港冠軍暨遮打盃。

然而,在「奧運精神」戰績最彪炳的兩個賽季中,香港馬王寶座分別落在「電子麒麟」[5]和一季六捷(包括勝出華商會挑戰盃、洋紫荊短途錦標、百週年紀念短途盃和主席短途獎)的「喜勁寶」的幕後手上。「奧運精神」在2002/03年度馬季開始備受腳患困擾,因而嚴重限制牠的出賽次數。這是牠縱勝出四項重要盃賽(其中香港一哩錦標一役更是直接擊敗「電子麒麟」取勝),卻無法染指香港馬王寶座的主因。「計得精彩」雖在金港金盃一役不敵「奧運精神」,但憑同季的香港盃和香港冠軍暨遮打盃勝仗當選2002/2003年度的最佳中距離馬和最佳長途馬。

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香港打吡大賽的包尾賽駒(落敗十四又二分之一個馬位),是其後被多次安排遠征角逐海外短途大賽,並因而成為首屆世界短途挑戰賽冠軍的「好望角」。

2003 - 勝威旺幗國不讓鬚眉巫斯義三奪香港打

在體力競賽的世界,男女能否同場公平競賽是充滿爭議的話題。環視世界各地的賽馬活動,男女騎師以及雌馬跟雄馬和閹馬同場較量的例子比比皆是,但女騎師和雌馬能否獲得額外讓磅,明顯是「各處鄉村各處例」。有些賽馬國家非常重視育馬產業,所以會專門安排橡樹大賽等專門為雌馬而設的賽事,好讓業界能分辨出優良的種馬。國際賽馬史上當然不乏「幗國不讓鬚眉」的例子,近年最為人熟悉的莫過於四年內「取下了33連勝,25場一級賽勝利,四奪覺士盾、三奪女皇伊利沙伯錦標,總獎金達2200多萬澳元」的「雲絲仙子」[6]和草地一級賽九捷(包括日本雌馬三冠、兩屆日本盃、兩屆秋季天皇賞和2019年杜拜草地大賽)的日本馬后「杏目」[7]。不過,由於香港缺乏育馬的產業鏈,馬主大多缺乏引進高質雌馬來港服役的誘因。

然而,2003年的香港打吡大賽是個例外。事緣蔡惠宏醫生及夫人把自家在澳洲培育的澳洲橡樹大賽(2400米)亞軍「勝威旺」轉運往大衛希斯馬房服役[8],此駒在香港打吡大賽一役後發先至趕過香港經典一哩賽盟主「自家飛」,成為香港職業賽馬第二匹勝出香港打吡大賽的雌馬[9]。鞍上人巫斯義亦因此三度勝出香港打吡大賽。賽事結束之後,賽事評述員吳嵩補充指,「勝威旺」的父系是全澳紐最佳的父系,母系亦是全澳紐最佳的母系(就血統而言)[10]。賽後甚至有評論指,「勝威旺」的父系馬「但求贏」(Danewin)「服役期間在維省及澳洲打吡兩度飲恨」,「勝威旺」勝出香港打吡大賽是一圓其父未竟全功的打吡夢[11]。

在香港打吡大賽一役,「勝威旺」最後被捧成2.5倍的大熱門,主因是牠在賽前最近一仗香港金盃中僅不敵上屆香港打吡冠軍「奧運精神」四分之三個馬位而力壓長途好手「掌門」跑獲季軍,掃除了外界因牠在香港經典一哩賽中僅得第六名而起的大部分質疑。不過,「勝威旺」的賽前賠率並非一面倒的大熱門,原因是香港經典一哩賽僅敗得亞軍的愛爾蘭自購馬「祝福」被喻為最有力挑戰「勝威旺」的賽駒——「祝福」的腳法和母線血統具備2000米的長力根據[12],加上牠的評分全場最高,在平磅賽之下牌面形勢相對有利[13]。賽前,「祝福」的獨贏賠率僅2.9倍,觀眾對兩匹賽駒惡鬥一番引頸以待。可是,「祝福」在賽事中毫無威脅可言,賽後被驗出心律不正,被競賽董事小組勒令「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有趣的是,當屆香港打吡亞軍「自家飛」縱在賽前以25倍冷門熱門身分勝出香港經典一哩賽,但在打吡一役的獨贏賠率仍有14倍,僅屬賽事的第四熱門,賽後牠的位置派彩亦有每10元派36元,可見牠在賽前的爭勝機會備受看淡。

戰畢打吡一役後,「勝威旺」在女皇盃、香港冠軍暨遮打盃、香港盃、香港金盃等多項大賽跑入前三名,但真正能夠勝出的只有2003/04年度馬季的亞洲國際都會香港盃預賽(田草2000米二級賽)和主席錦標(田草1600米二級賽),因此無緣蟬聯冠軍人馬獎任何獎項(2002/03年度的最佳中距馬和最佳長途馬為「計得精彩」,2003/04年度的最佳中距離馬和最佳長途馬分別為「駿河」和「風雲小子」)。反而在打吡(第五名)、香港盃預賽(亞軍)和香港金盃(殿軍)均敗給「勝威旺」的「駿河」因爆冷(58倍)反先「勝威旺」勝出2004年的女皇盃,以及在翌仗香港冠軍暨遮打盃以亞軍身分再一次力壓對方而當選2003/2004年度的最佳中距離馬。

「勝威旺」在港出賽至2005年5月7日。在那場皇太后紀念盃(田草2400米三級賽)中,「勝威旺」大敗十三又四分之三個馬位包尾過終點,但無礙牠光榮退役。同月14日,馬會為「勝威旺」舉辦光榮退役儀式,「勝威旺」被安排在「草地跑道上亮相,向廣大馬迷道別」,其後被安排移居紐西蘭展開配種生涯 [14]。

香港經典一哩賽暨香港打吡亞軍「自家飛」在2003/04年度賽季的沙田錦標(田草1600米三級賽)力壓「勝威旺」再增添一場級際賽頭馬,但整體表現未能更上一層樓,2005/06年度更被降至二班作賽兼從沒跑入前兩名,季末被安排退役。「祝福」在打吡一役受重創後休戰至同年11月才再復出,往後被安排征戰多三個半賽季,期間五度代表香港遠征取得兩季,在港服役整體賽績為45戰3冠4亞16季。非常不幸的是,「祝福」在2007年3月31日操練期間因右前腳折斷被「人道毀滅」[15],未能退役頤養天年。

2004 - 幸運馬主」先代表香港贏國際賽,後贏香港打創記錄

馬會多年來以「四歲功名,一生一次」的綽頭來宣傳香港打吡大賽。有些賽駒屢次在大賽中揚威,甚至當選香港馬王,但偏偏與香港打吡大賽失諸交臂。有些賽駒恰巧相反,在勝出香港打吡大賽後便無以為繼。賽駒要同時勝出香港打吡和國際賽事已是難度極高的事,要先勝出國際賽事,再奪香港打吡大賽更是絕無僅有的事。若然一匹賽駒在出戰香港打吡大賽前角逐國際大賽,那即意味着牠極大可能須與體格和心智發展得更成熟的年長賽駒對撼,即便力拚而勝,也有可能元氣大傷而影響往後的競賽生涯。

不過,由告東尼訓練、高雅志主轡的「幸運馬主」成為了迄今唯一一匹能夠先代表香港贏國際賽,後贏香港打吡的賽駒。這匹父系為名種馬「丹山」(Danehill)、母系為澳洲馬王「神威」的母系半姊「Miss Priority」的雄馬集合了澳紐優良的血統於一身[16],馬主梁啟徽先生及夫人亦因此一直未有安排該駒接受閹割手術。2003年1月11日,「幸運馬主」在港的處子戰被捧成3.6倍的次熱門,最後以短馬頭位擊敗大熱門「色種好」一出即勝。「幸運馬主」在2002/03年度馬季6戰取得3勝2亞的成績。踏入2003/04年度馬季,三歲轉四歲的「幸運馬主」更趨愈成熟,在12月份的香港一哩錦標前4戰取得3勝1亞,當中包括勝出香港一哩錦標預賽。然而,「幸運馬主」在香港一哩錦標賽前並非一面倒被看好,原因是日本代表賽駒「天鵝騎士」被喻為實力更強的一哩王者,由後者的獨贏賠率為1.9倍,大幅拋離前者的6. 4倍便可見一斑。但是,不知「天鵝騎士」的騎師戴崇謀是否過於自信的緣故,他在賽事轉彎入直路期間一直安排「天鵝騎士」沿着四至五疊競跑,結果令該駒在最後100米力弱被「幸運馬主」以一又四分之一個馬位趕過,連亞席也被2003年香港經典一哩賽盟主「祝福」奪走。

國際賽前的「幸運馬主」的本地評分已達124分,牠在勝出香港一哩錦標後,本地評分更被調升至129分,大幅拋離全港的四歲馬。在角逐翌年2月15日的香港經典一哩賽前兩個月,「幸運馬主」已被視為贏面壓一的賽駒。其實,「幸運馬主」原本還可掛頭牌出戰2004年1月18日的董事盃,但為了讓牠有更充裕的休息,加上告東尼希望安排牠的廐侶「丹山飛駒」重點出攻堅這項賽事 [17] (結果卻不敵「風雲小子」只能跑入亞軍),所以牠被安排休戰至香港經典一哩賽一役才復出。香港經典一哩賽開賽前,「幸運馬主」的獨贏賠率僅得1.3倍,那即是意味着牠被寄予馬王級賽駒的厚望。

然而,相關賽果令人大跌眼鏡,原因是牠竟以四分之三個馬位後上不及屈居亞軍,冠軍僅是在上仗勝出一班賽的「勁闖」。當然,「勁闖」在經典一哩賽前一仗大幅拋離「牛精福星」,令部分評論也不敢完全低估牠的機會[18],但當「勁闖」果真先於「幸運馬主」衝過終點的時候,大部分觀眾也難免感到錯愕。賽後有評論事後孔明指,「幸運馬主」的落敗不排除與去年年底競逐香港一哩錦標耗力太多和休戰兩個月影響狀態有關[19],更有輿論把「幸運馬主」的落第歸咎於鞍上人高雅志在陣上留得太後導致姍姍來遲,據報告東尼更即時詢問馬主有否對騎師的發揮感到不滿,反倒是馬主表示「高雅志已先後替愛駒贏了七場,表現盡心盡力,即使偶有失手也要體諒」[20],平息了該駒在打吡更換騎師作賽的輿論壓力。

然而,由於「勁闖」在香港經典一哩賽擊敗了「幸運馬主」,加上在外地具備競逐2000米的經驗,反觀外界只能憑血統腳法紙上談兵推論「幸運馬主」能應付2000米的途程,所以輿論不再一面倒認為「幸運馬主」在打吡一役具備牌面上的優勢 [21]。這亦是馬圈跟紅頂白的縮影。開賽前,「幸運馬主」的獨贏賠率為3.9倍,大熱門則落在3.1倍的「勁闖」身上。不過,是次高雅志汲取了上仗的教訓,沿途採取了較主動跟前守好位的跑法,反倒是韋達主轡的「勁闖」礙於在一檔起步沿途的跑法較為被動,加上兩駒的質素或許有點差距,所以「幸運馬主」成功反先「勁闖」勝出首獲冠名贊助的香港打吡大賽(贊助商為Mercedes-Benz,其一直贊助舉辦香港打吡大賽至2012年)。這亦是告東尼和高雅志分別以練馬師和騎師身分首次奪得香港打吡大賽的殊榮。「幸運馬主」勝出打吡一仗獲得812萬元頭馬獎金,其累積的總獎金逾2500萬港元 [22],超越了「計得精彩」獎金最高的紀錄 [23]。

據賽前報道,「幸運馬主」縱然曾敗給「勁闖」,但無損幕後對其染指打吡的信心。馬主和練馬師均表示,只要在正常場地角逐,「幸運馬主」仍是一枝獨秀的賽駒 [24]。馬主賽後亦兌換承諾請告東尼一家和有份料理「幸運馬主」的廐中人前往澳洲旅遊,以答謝他們協助捧走打吡獎盃 [25]。

由於「幸運馬主」的血統優良,加上在勝出香港打吡前已是香港一哩錦標的盟主,所以一直以來也有育馬者和團體提出可觀的配種費利誘馬主將馬匹轉型為種馬 [26],甚至割愛出售。勝出香港打吡後,有報道估計「幸運馬主」的身價已由最初的約35萬澳元購入價升至約2000萬澳元 [27],更有消息傳出杜拜的油王大馬主穆罕默德酋長出價高達一億二千萬港元試圖收購「幸運馬主」[28]。雖然這個消息一直只聞樓梯響而未有成事,但也足以反映出當時的「幸運馬主」是當紅炸子雞。另外,世界各地育馬者爭相洽購「幸運馬主」帶出了另一個本身較少人關注的議題,原來當時「在本港現役馬是不能出售圖利的,除非馬主本身移民或因經濟上出現問題,否則馬匹是不能買賣的」[29]。由於絕大部分在港服役的賽駒也是沒有配種能力的閹馬,訂立這項規例或旨在保障更多馬匹在退役不會被馬主不負責任地拋棄。不過,這項規例明顯對有配種價值的賽駒造成諸多限制。即便「幸運馬主」不乏理想的下家,其馬主想出售牠也會面對重重的困難。

無論如何,「幸運馬主」馬主梁啟徽先生希望愛駒戰畢女皇盃後才再作打算。然而,「幸運馬主」在女皇盃一役僅得第六,賽後翌日被獸醫發現拉傷右後腿導致不良於行,即便有很大機會復元,也令馬主迅速改變主意安排該駒轉型為種馬 [30]。2004年5月16日,沙田馬場完成第四場賽事後,「『幸運馬主』的馬主梁啟徽及練馬師告東尼一同召開記者會,公布「幸運馬主」的退役詳情。梁啟徽表示,『幸運馬主』將會於六月三十日啟程前往澳洲的WiddenStud農場,並且於九月份開始其配種生涯。這匹冠軍雄馬現時的價值高達一千二百五十萬澳元(約合六千七百五十萬港元),並且是Widden育馬場唯一一匹出自『丹山』的種馬,配種費高達二萬澳元(合十萬零八千港元)」[31]。梁啟徽他表示很多感謝馬會從中協作推介「幸運馬主」給澳洲牧場 [32]。換言之,馬會因「幸運馬主」而修改了部分轉售在港服役的賽駒的限制。此外,梁啟徽在記者會中透露將「幸運馬主」的一半股份賣給Widden育馬場,自己保留一半股份,其中會贈與告東尼和高雅志分別獲贈兩股半和一股作為協助該駒爭取佳績的獎勵 [33]。除此以外,梁啟徽表示在當天的澳洲報章刊登廣告大肆宣傳「幸運馬主」即將加盟Widden育馬場一事 [34]。「幸運馬主」就此光輝結束在港的競賽生涯。

綜觀而言,以「幸運馬主」在2003/04賽季的戰績放在多個其他賽季,也足以問鼎香港馬王的寶座,但牠偏偏遇上了跨季11連捷的「精英大師」,加上在女皇盃一役表現未如理想,令牠空有香港馬王級的戰績,卻無緣成為歷屆其中一匹香港馬王(最受公眾歡迎馬匹獎也是由「精英大師」獲得,「幸運馬主」被選委評選為該季的最佳一哩馬,最佳中距離馬獎則由勝出女皇盃的「駿河」奪得)。不過,「幸運馬主」同屆獲頒終身成就獎作為對馬主的安慰獎。

話說回頭,香港打吡一役,與「幸運馬主」同父的自購馬「明德」(岳敦馬房)原本被視為黑馬份子,主因是牠來港前曾在愛爾蘭打吡跑入季軍,來港後第二仗便在香港瓶(田草2400米國際一級賽)跑入殿軍,加上在打吡正賽續配上大賽騎師靳能攻堅,按道理牌面級數與「幸運馬主」不相伯仲 [35]。然而,「明德」在陣上大敗十一又四分之三個馬位包尾而回,賽後接受獸醫檢驗時縱未被發現有明顯異常之處,但往後亦無任何佳作可言,其退役後的下場更找不到任何報道。

2005 -爪皇凌雨輕取季內5連捷3項大賽馬王選惜敗精英大師

香港打吡大賽是否屬於全球水準最高的打吡大賽,一直是具爭議性的話題。上述提及的「奧運精神」、「計得精彩」、「勝威旺」和「幸運馬主」固然能成為具國際名氣的賽駒,但牠們均未曾代表香港遠征勝出海外的大賽。

尤有甚者,香港打吡不像部分賽馬大國的打吡大賽般開放給全球參賽,這當然有保障本地馬主利益的考量,但在保護主義的情況下,多屆香港打吡大賽均有超過一半的參賽馬匹長力根據和級數成疑。因此,這項賽事的歷屆賽果也難免被部分輿論質疑「池中無魚蝦自大」。2005年的香港打吡大賽同樣有類似的問題。14匹參戰馬中,竟有11匹是初跑田草2000米,當中更有部分是競賽生涯初次角逐2000米[36],加上當天場地受天雨關係而掛好至黏地,結果有一半賽駒在轉入直路時已乏力[37]。

不過,當屆香港打吡大賽成為了一匹中長途皇者邁向世界頂級的踏腳石。牠就是其後成為香港史上首匹,亦是迄今唯一一匹能夠遠征勝出海外長途大賽的「爪皇凌雨」。

打吡賽前,「爪皇凌雨」被大部分媒體喻為勝望最濃的賽駒,主因是牠在同年1月30日已勝出途程同為2000米的本地三級賽百週年紀念銀瓶,是當屆極少數長力根據不成懷疑的賽駒[38](2001年的「實業先鋒」亦是先勝此賽,然後再勝出香港打吡)。此外,此駒在大賽臨近前的狀態被評已達巔峯[39],加上在排位上又抽得「進可攻,退可守」的理想六檔[40],所以在開賽前被捧成3倍的大熱門。不過,當時部分評論對「爪皇凌雨」仍抱質疑,皆因練馬師霍利時安排牠避戰2月份舉辦的香港金盃,而單憑過往兩場勝仗來判斷,其級數仍受到一些質疑[41]。最後,「爪皇凌雨」以一場大勝來回應所有的質疑。在賽事中,鞍上人杜鵬志「採用留前鬥後的戰略,進入最後直路後,從中檔排眾而出,以強橫衝刺率先觸線,拋離告東尼馬房的『金碧明珠』二又四分三馬位」[42]。

其實,當屆打吡亞軍「金碧明珠」本身也被喻為質素上乘之輩,在季初出戰1800米田草賽事更打破場地紀錄時間勝出,但其後因腳患問題導致難有完整的操練,令牠難以最佳狀態出戰打吡[43]。腳患的問題亦一直纏繞着「金碧明珠」,使牠縱在其後勝出2005年的滙豐卓越理財盃(田草1800米精英班) 和2006年的董事盃,但在女皇盃和香港盃這項大賽與「爪皇凌雨」的再次碰頭對決悉數敗陣而回,分別僅得季軍和殿軍。

另值一提的是,由於當屆大部分打吡參戰馬也缺乏2000米的長力根據,加上跑法主動放頭的當屆香港經典一哩賽盟主「燦惑」被安排退賽,所以賽前被一面倒預計將是步速極慢的賽事。事實也果真如此:頭馬「爪皇凌雨」的完成時間為2:04.30,是迄今為止第二慢的田草2000米打吡賽果。然而,這不表示「爪皇凌雨」的演出同樣水準參差。《星島日報》賽事翌日的馬經頭版便剖析指:

「今屆打吡大賽之參戰馬中,路有專長者不多,加上放頭馬亦少,因此不少馬迷都預計這場賽事會欠缺步速,結果亦一如所料開出慢時間。雖然『爪皇凌雨』昨日以比標準慢十九綫的時間贏馬,不算出色,不過以段速計其水準則相當不俗。因為此仗早段步速極慢,但末段步速為二十三秒五,在昨日偏慢的場地上屬偏快時間,因此『爪皇凌雨』能以後上跑法贏馬,實算極出色的表現。」[44]

反之,賽前被部分評論喻為有力跟「爪皇凌雨」周旋的次熱門(4.8倍)「勁將軍」[45]跑來全無威脅,最後大敗六又四分之一個馬位,僅得第六名。賽後,打吡冠、亞軍「爪皇凌雨」和「金碧明珠」分別被加14分和10分,季軍「獨步青雲」和第五名的「綠色駿馬」各被加5分,殿軍「高智慧」卻獲減1分 [46]。

遺憾的是,「爪皇凌雨」勝出香港打吡大賽後不足一個星期,馬主周南先生便因突發心臟病在東莞猝死,事件轟動一時。據本地多份報章的報道,周南先生的離世疑跟他在多個慶功宴上喝酒過量有關 [47]。部分媒體亦順道重提周南父子購入「爪皇凌雨」的過程。例如《成報》在2005年3月19日的報道便提及到:「周南在今屆打[吡]賽抽籤儀式後,曾向傳媒講述購入『爪皇凌雨』經過。原來『爪皇凌雨』來港前最後一役在澳洲費明頓馬場之一場1400米賽事中大熱倒灶,賽後當時馬主欲出售該駒,但條件是要買方必須帶備現款即場找數。周南與兒子漢文均認為『爪皇凌雨』必成大器,於是帶備一箱錢再赴澳洲,結果順利購入這匹良駒為他圓夢,贏取打[吡]大賽;未料上周日竟是周南最後一次拉頭馬,真是教人惋惜。」[48] 《星島日報》則重提周南在「爪皇凌雨」勝出打吡後盛讚兒子周漢文獨具慧眼引入該駒的訪問 [49]。

根據馬會網頁的記錄,「爪皇凌雨」的馬主一欄因此變成了周漢文與周南遺產執行人。不過,「爪皇凌雨」並無因周南的突然離世而被安排避戰季內餘下的賽事,反而繼而接連攻下女皇盃和冠軍暨遮打盃。「爪皇凌雨」一季同時勝出香港打吡、女皇盃和冠軍暨遮打盃的記錄至今尚無其他馬匹可以追平 [50]。雖然「爪皇凌雨」並未因此打破「幸運馬主」的總獎金記錄,但據報其累積獎金亦突破了2200萬港元 [51]。

在「爪皇凌雨」達成這個創舉的同季稍早階段,「精英大師」取得跨季17連捷並打破了上世紀90年代美國馬王「雪茄」的16連捷世界記錄,外界預料當屆香港馬王寶座之爭將有一番激鬥。冠軍暨遮打盃賽後當天,應家柏接受訪問時表示,「當屆馬王競爭激烈,並將會由馬會及評馬人協會所組成的評審小組共六票選出,馬會方面將由黃至剛、應家柏及簡勵廉各投一票,而評馬人代表則佔其餘三票,假若到時出現『平頭』的情況,決定權將落在黃至剛身上」[52]。直至獎項揭曉前夕,部分輿論仍然認為兩駒的機會不分軒輊[53],結果卻由「精英大師」以大比數票數勝出,令部分輿論替「爪皇凌雨」感到惋惜[54]。當時更有部分輿論狠批馬會浪費資源為「精英大師」作舖天蓋地的宣傳,卻沒有為戰績同樣彪炳的「爪皇凌雨」作同樣的宣傳,讓選委難免也有先入為主的感覺,如此一來對「爪皇凌雨」的班底實屬不公[55]。這種爭論足以反映「爪皇凌雨」在當時已具備極崇高的地位。事實上,往後的「雄心威龍」、「威爾頓」和「明月千里」均只須勝出香港打吡和女皇盃便足以蟬聯香港馬王的寶座,可見「爪皇凌雨」2004/05年度的戰績放在其他賽季也足以躋身成為香港馬王級之列。

縱然「爪皇凌雨」失落了2004/05年度的香港馬王,但牠在往後兩個賽季繼續,先在2005年年底勝出香港盃,連同稍早前勝出女皇盃的積分成為2005年的世界錦標巡迴賽冠軍,後在2007年3月接連攻下香港金盃和杜拜司馬經典賽,不僅成為了首匹完成本地中長途大賽大滿貫的賽駒,而且是香港賽馬史上首匹(亦是迄今唯一一匹)揚威海外長途大賽的賽駒。正因如此,牠在2006/07年度賽季終被正式獲選為年度香港馬王。

若然從競賽的角度而言,「爪皇凌雨」的演出堪稱接近完美。然而,「爪皇凌雨」因訓練和比賽而導致傷患纍纍,亦是路人皆知的事宜。「爪皇凌雨」在勝出香港打香港打吡、女皇盃和冠軍暨遮打盃的那個賽季,其實是克服了季初肩膊骨骼有裂痕的問題[56]。滿以為「爪皇凌雨」在翌季會繼續扶搖直上大放異彩之際,殊知有更大的隱患等待着牠爆發。誠然,「爪皇凌雨」在2005年底連續勝出香港盃預賽和香港盃,但在翌年1月的操練中,牠的狀態逐漸滑落,讓練馬師霍利時甚為憂心,後來霍利時在同月16日請馬會獸醫李恪誠為牠進行檢驗,更發現牠有心律不正的問題[57]。「爪皇凌雨」因而被安排退出董事盃賽事。其後「爪皇凌雨」一度恢復操練約一個月,馬主周漢文更在2月12日晚上為「爪皇凌雨」在香港盃的勝仗大擺慶功宴,席上透露「爪皇凌雨」早前的考閘表現不俗,獸醫亦認為該駒健康已回復正常,料將如期出戰同月26日舉辦的香港金盃[58]。可是,同月19日,「爪皇凌雨」「與廄侶『勁彩寶蹄』於草地跑道拍跳,竟然要推騎亦大敗八、九個馬位,就連專程入場在場邊觀看的馬主周漢文,看見愛駒走勢亦不禁皺起眉頭。」[59] 事件亦令馬主和練馬師迫於無奈安排牠前往紐西蘭牧場長期休養 [60]。

2006/07賽季,「爪皇凌雨」回歸香港,但在2006年11月的晨課再度出現異樣,不願奔跑,後來被發現原因是牠的心臟「缺少了鉀——它的心臟重達20斤,比一般馬足足大了30%,吸收的養份很快就被用完。若這個問題不能解決的話,它將要面臨退役的命運。」[61] 根據媒體披露,最後周家與獸醫蘇珊娜決定用最傳統的方法,直接把鉀打進「爪皇凌雨」的體內 [62]。對於這種沒有把握的放手一搏,周漢文曾表示:「那是決定[牠]命運的關鍵時刻,我和媽媽去向爸爸求福,希望他在天之靈能夠保佑凌雨平安過度。霍利時在早上5點給它打針、吊鹽水,我緊張得整夜不能入睡,在家等電話。終於霍利時告訴我,馬兒已經沒事了,我才放下心頭大石。但自此之後,每次比賽它都需要先吊鹽水以補充體力。」[63] 在這種治療手法下,「爪皇凌雨」成功克服心臟問題並接連攻下同季的香港金盃和杜拜司馬經典賽,不過「爪皇凌雨」的心律不正隱患並沒得到徹底的解決。2008年2月2日,「爪皇凌雨」在百週年紀念銀瓶賽事的最後直路被收停,賽後被驗出第二次出現心律不正,按賽例將被禁止出賽最少半年。是次周家終於決定讓「爪皇凌雨」頤養天年,惟該駒於2011年10月25日在睡夢中心臟病發離世,牠的最終下場恰巧跟其原先的主人周南實有點相似 [64]。如今在谷歌輸入搜尋「爪皇凌雨」,將會發現有一篇題為〈香港傳奇名駒「爪皇凌雨」的坎坷一生〉的文章僅排在「爪皇凌雨」馬會官方網頁馬匹資料和維基百科相關網頁之後。

2006 -爆冷輕勝猶有餘勁蹄下敗將「好爸爸」回師一哩漸放光

「既生瑜,何生亮」。對多種運動項目的觀眾而言,瑜亮之爭是觀賞賽事最引人入勝之處,觀賞賽馬亦不例外。上世紀90年代後期,「奔騰」和「原居民」兩匹馬王連場激鬥互有勝負的事例為不少資深馬迷所津津樂道。踏入21世紀,同屆打吡宿敵「奧運精神」與「計得精彩」,以及「勝威旺」、「駿河」和「幸運馬主」等打吡參戰名駒雖曾不止一次同場較量,但由於各駒發光發亮的時間和場合有些差異,所以難稱得上是世紀的對決。「幸運馬主」在勝出打吡的同季便告退役,令「爪皇凌雨」無法與牠在大賽場合一較高下。沒有宿敵的世紀較量,賽事的可觀性便打折扣。不過,正當「爪皇凌雨」因心臟問題被送往紐西蘭休養時,另一匹中長途賽駒透過勝出新一屆香港打吡大賽適時冒起,牠就是其後多番與「爪皇凌雨」決戰沙田馬場之巔的「爆冷」。

「爆冷」與另一匹前馬王「原居民」為同父馬(父系是「馬足」)。單從血統來看,牠已是匹不折不扣的中長途馬。在勝出2006年香港打吡大賽前一仗,「爆冷」只是角逐二班1600米的普通賽事,但由於牠在狀態未足兼路程嫌短的情況下於該仗輕鬆大勝三又四分之一個馬位,所以在賽後旋即被視為當屆香港打吡的擂台躉。馬主何鴻為求騁得良將效力,不惜動用私人飛機把賽事前一晚仍在世界盃日多項大賽搏殺的騎師蘇銘倫接往香港 [65]。結果「爆冷」沒有令捧場客失望,以1.9倍的大熱門身分輕勝亞軍「喜得法」一又四分之三個馬位捧盃而回。

值得一提的是,馬會在當季復辦香港打吡預賽,路程改為田草1800米(2011年被易名為「香港經典盃」,途程不變),旨在讓每年的四歲賽駒能夠同場角逐一場較香港經典一哩賽更具指標性的打吡預賽,以及從此以四歲三冠的綽頭推廣賽事。然而,當屆香港打吡預賽的冠軍「終身美麗」和亞軍「新力升」(同為當屆香港經典一哩賽)在打吡正賽前已被看淡爭勝機會,結果兩駒分別大敗四個馬位和三個馬位,僅跑入第五名和殿軍。此外,另一匹當屆打吡參戰馬「威利好好」因在港初出即勝田草1800米的莎莎婦女銀袋賽而被視為黑馬份子[66],但賽前位列第四熱門(12倍)的牠在賽事期間從未加入戰團,最後大敗八又四分之三個馬位以第十名過終點。另值一提的是,當屆75分的「跑得快」,創下歷屆香港打吡獲選參賽馬的評分新低[66]。

打吡賽後,蘇銘倫接受訪問表示,「爆冷」在打吡一役只用了七成功力,預料牠日後的表現會更上一層樓[67]。蘇銘倫又表示,他預計下仗女皇盃獲老闆阿加汗繼續批准來港為「爆冷」效力的機會頗大[69]。其實,應家柏在打吡大賽前向傳媒披露,蘇銘倫不僅認為「爆冷」在打吡一役勝望甚濃,而且有望勝出同年年底的香港盃[70]。「爆冷」在打吡一役談笑用兵,自然被馬圈上下以至外界寄予「爪皇凌雨2.0」的厚望。

事實上,「爆冷」的競賽成就確與「爪皇凌雨」不相伯仲,其勝出香港金盃、女皇盃和冠軍暨遮打盃的次數更較「爪皇凌雨」為多。不過,在打吡翌仗的那屆女皇盃賽事,蘇銘倫不像他預期般能再次前來為「爆冷」效力,鞍上人縱然換上了同具豐富大賽經驗的巫斯義,但由於抽得不利的12檔起步,沿途被迫在沒遮擋兼蝕腳程的三至四疊競逐,所以末段衝勢僅屬一般,最後只得第六名。儘管「爆冷」在女皇盃落敗翌仗便勝出冠軍暨遮打盃,並開啟了2005/06至2008/09四個賽季三度蟬聯最佳長途馬的道路,但在2005/06賽季的最佳中距離賽駒選舉中,「爆冷」便敗給了戰勝香港盃便沒法再出賽的「爪皇凌雨」。由於同一個賽季當選香港馬王的是季末接連勝出冠軍一哩賽和遠征日本的安田紀念賽的「牛精福星」,所以「爆冷」與「爪皇凌雨」之爭才暫未白熱化。

2006/07賽季,「爆冷」便真正迎來與復出的「爪皇凌雨」多番正面交鋒,當中「爆冷」在季末階段的女皇盃和冠軍遮打盃兩度擊敗「爪皇凌雨」,但在賽季較早階段的香港盃和香港金盃賽事則不敵「爪皇凌雨」,加上「爪皇凌雨」在該季代表香港勝出杜拜司馬經典賽,所以當屆香港馬王和最佳長途馬的寶座落入了「爪皇凌雨」的馬主手上。不過,當屆的最佳中距離馬由「爆冷」獲得。只能說,在選委的眼中,「爆冷」的女皇盃勝仗較「爪皇凌雨」的香港金盃勝仗的含金量高,「爪皇凌雨」的遠征勝仗則較「爆冷」的冠軍暨遮打盃勝仗的含金量高,所以最佳中距離馬和最佳長途馬由牠們分別蟬聯。而整體而言,「爪皇凌雨」的兩場勝仗又較「爆冷」的兩場勝仗稍為重要一點,加上選委從前對「爪皇凌雨」或有虧欠而希望作些保償,所以造就了「爪皇凌雨」成為該季的馬王。

不論如何,2006/07賽季的冠軍人馬獎未能取信於所有人,「爪皇凌雨」與「爆冷」之爭在輿論上持續發酵了數個賽季。「爪皇凌雨」的粉絲認為,「爆冷」不像「爪皇凌雨」般一季內同時勝出打吡、女皇盃和冠軍遮打盃,不像「爪皇凌雨」般曾在每年12月份的國際賽事日的大賽中代表香港揚威,更不像「爪皇凌雨」般能夠遠征勝出海外的大賽(「爆冷」在2008年出戰杜拜司馬經典賽,恰恰屈居亞軍,較「爪皇凌雨」上屆奪冠略顯失色),因此認為不論從哪個角度比較也是「爪皇凌雨」略勝一籌。「爆冷」的粉絲則反駁指,「爆冷」不僅在勝出香港金盃、女皇盃和冠軍暨遮打盃的次數上較「爪皇凌雨」多,正面交鋒擊敗「爪皇凌雨」的次數和當選最佳中距離馬和最佳長途馬的次數也較「爪皇凌雨」多,因此「爆冷」才是較優勝的賽駒。

「爆冷」的競賽生涯特點是長期保持高水準的表現,這使牠在港合共勝出11場中長途級際賽。不過,強如「爆冷」也要待2008/09賽季才正式獲選為該年度的香港馬王,另一個主因是牠的打吡蹄下敗將「好爸爸」回師一哩賽程後在2007/08賽季迎來大爆發,季內順序攻下了香港一哩錦標預賽、香港一哩錦標、董事盃、女皇銀禧紀念盃和冠軍一哩賽,其中在女皇銀禧紀念盃與「蓮華生輝」的世紀對決中力壓對方半個馬位,奠定了牠在該賽季的香港馬王地位。

然而,筆者過往曾在一些文章指出,「爆冷」和「好爸爸」踏入9歲仍然繼續服役,引起了馬圈上下的一些非議,馬迷甚至曾對「好爸爸」的馬主遲遲不肯安排賽駒退役頤養天年報以噓聲。隨着時代的進步,純種馬賽駒的動物福利勢必愈來愈受到關注。

2007 - 活力金剛」粉碎「俊歡騰騎練四歲三冠美夢

馬主要購入一匹能夠揚威大賽的良駒本已殊不容易,要擁有一匹能征服不同途程的佳駟更是萬中無一。自馬會於2006年設立四歲三冠系列以來,只有「佳龍駒」和「金鎗六十」分別在2017年至2020年能夠達成蟬聯四歲三冠的創舉。在此之前,最接近達成四歲三冠的賽駒是2007年的「俊歡騰」。這匹由告東尼訓練的賽駒先後攻下香港經典一哩賽和香港打吡預賽。以這種佳績迎戰香港打吡,「俊歡騰」自然被視為當屆打吡正賽的擂台躉。賽前,主流意見認為「俊歡騰」將與「爆冷」的同主馬「爆炸」單打獨鬥[71],但亦有部分意見認為打吡預賽未盡全力但仍跑入殿軍的「活力金剛」的末段蹄速強勁,實為打吡正賽的黑馬份子[72]。「活力金剛」的主轡騎師柏寶賽前接受媒體訪問聲稱,雖然「活力金剛」的評分有20分的差距,在打吡大賽平磅較量形勢會較吃虧,但「活力金剛」的進步幅度大,增程至2000米必更合腳法,所以認為牠在打吡一役絕對有力一爭[73]。結果竟預柏寶和部分認定「活力金剛」為打吡黑馬者所言,排在2檔跟前守好位的1.5倍大熱「俊歡騰」終點前最後一步被11倍的「活力金剛」以鼻位之差趕過。「俊歡騰」的憾敗,粉碎了騎練破天荒首奪四歲三冠的美夢,亦使巫斯義無法追平告東尼四奪打吡的記錄。當屆打吡的4.8倍次熱門「爆炸」更以五又四分之一個馬位落敗,僅得第九名。季軍由孫達志訓練的61倍冷門「冠軍廊」竄入。值得一提的是,馬會在當屆破天荒採用對前置馬較為有利的B欄而備受抨擊[74](但尚沒足夠證據顯示馬會刻意為「俊歡騰」製造更有利條件)。

無論如何,2007年那屆的打吡水準不能與對上三屆相提並論。雖然有不少輿論以「憾敗」來形容「俊歡騰」在打吡一仗功虧一簣,但練馬師告東尼賽後引述鞍上人巫斯義的匯報指,「俊歡騰」在陣上已竭盡全力,又稱日後將安排牠回師競逐一哩途程的賽事[75]。尤有甚之,「俊歡騰」往後縱多番在一哩級際賽跑入前四名,但再沒增添頭馬進帳。「俊歡騰」在2008/09賽季期間退役轉型為種馬,但迄今未曾聽聞有任何競賽成就突出的子嗣。以黑馬身分勝出打吡的「活力金剛」往後同樣再沒任何佳績可言。無獨有偶的是,其餘歷來勝出香港打吡的黑馬,例如「勝利名駒」、「極品絲綢」、「戰利品」和「平海福星」在往後的大賽均未能再作突破。

當屆打吡參戰馬中往後競賽成就最高的賽駒要數至打吡殿軍「步步穩」。牠在港合共勝出7場1400至1600米的級際賽,當中包括兩奪冠軍一哩賽,以及以9歲之齡代表香港勝出香港一哩錦標,使牠與「蓮華生輝」在2011/12賽季獲頒終身成就獎。「步步穩」亦為2008/09賽季的最佳一哩馬。

2008 -喜蓮福星」初出即勝香港經典一哩賽吡預賽意外落敗正本戲重新歸位

自香港打吡大賽把途程轉為田草2000米後,只有五屆冠軍同為四歲系列賽首關香港經典一哩賽的盟主。當中能夠在港處子戰便勝出香港經典一哩賽的賽駒,更只有2008年的打吡冠軍「喜蓮福星」。這匹四歲大賽雙料冠軍在四歲次關的香港打吡預賽賽前曾因右前蹄疼痛(生雞眼)影響了備戰進度[76],結果令牠在該仗以四分之三個馬位不敵「綠色駿威」屈居亞軍。不過,這無礙牠繼續被看好在打吡大賽中一枝獨秀[77]。在打吡一役,被捧成2.3倍的牠不負眾望大熱取勝。練馬師告東尼和騎師高雅志的組合,以及馬主胡氏家族也因此兩奪香港打吡。告東尼更以騎師和練馬師的身分合共六奪香港打吡。

然而,「喜蓮福星」取勝的過程並不如想像般輕鬆。牠在力拚下才以頸位壓倒亞軍「喜聚寶」。賽後,「喜蓮福星」被加12分達115分,「喜聚寶」則亦加10分至103分[78]。練馬師告東尼原本對「喜蓮福星」寄予厚望,但在約個半月後的女皇盃賽事中,牠在陣上呼吸欠順大敗而回,賽後被發現發出異常呼吸聲,後來更證實患上喘鳴症[79]。雖然「喜蓮福星」的幕後安排牠同年7月接受喉部手術,但手術效果不理想須再次接受手術[80],「喜蓮福星」亦因此休養逾一年,復出往後三戰的表現均大幅走樣,最後在2009年便告退役。

不過,「喜蓮福星」一直未被安排接受閹割手術,原因是牠的父系馬為1997年的法國打吡巴黎大賽及法國凱旋門大賽冠軍「名畫家」(Peintre Celebre)。血統優良的「喜蓮福星」,雖在勝出香港打吡大賽後未能再作突破,但也具備一定的配種價值,因而能夠轉型成為種馬。

「喜蓮福星」的同屆打吡對手往後表現同樣乏善足陳,是歷屆香港打吡中整體競賽成就最低的其中一屆。當屆打吡參賽馬的退役動向大多缺乏外界關注。

2009 -冠軍「閒話一句」賽前賠率一枝獨秀名畫家」子嗣連續兩屆贏打

香港經典一哩賽和香港打吡預賽(香港經典盃)是否屬於香港打吡大賽的重要指標,視乎不同屆別的水準而定,不能一概而論。2000年至2008年期間,「奧運精神」、「幸運馬主」和「喜蓮福星」三匹打吡盟主固然早在四歲系列賽名列出茅,但「勝利名駒」、「爪皇凌雨」和「爆冷」三匹賽駒勝出打吡前根本沒有參與四歲系列賽。途程1800米的香港打吡預賽理論上對預測香港打吡大賽更具參考價值,但首三屆冠軍中,2006年的「終身美麗」和2008年的「綠色駿威」均未能在香港打吡大賽中對頭馬產生任何威脅。2009年的香港打吡大賽冠軍同樣不是來自四歲系列賽首兩關賽事的參賽馬,而是由打吡上仗僅角逐一班賽事的「閒話一句」奪得。當屆香港經典一哩賽盟主「自由好」縱然獲得亞軍,但從未對「閒話一句」構成任何威脅。當屆香港打吡預賽冠軍「首飾奇寶」更是大敗五又四分之一個馬位,只能勉強保住殿軍。

不過,雖然「閒話一句」在打吡賽前只角逐一班賽事,但牠絕非任何等閒之輩,而是被捧成1.4倍的一面倒大熱門賽駒,皆因這匹盛傳身價達1000萬的「名畫家」子嗣[81]血統型格上乘[82],打吡前個多月在輸蝕進度的情況下角逐途程明顯嫌短的一班1400米賽事[83]僅以短馬頭位落敗屈居亞軍,半個多月後角逐一班田草1800米賽事最後二百米才能望空也足拋離亞軍「好先生」(後來是當屆打吡季軍)四又四分之一個馬位輕勝而回,令馬圈上下深信此駒質素冠絕同齡賽駒[84]。「閒話一句」的練馬師約翰摩亞(大摩)在打吡賽前明言,「閒話一句」在港首季的表現較廐侶「爆冷」有過之而無不及[85]。言下之意,即是連大摩也對「閒話一句」勝出打吡成竹在胸。「閒話一句」在打吡一役再一次拋離「好先生」四又四分之一個馬位,連亞軍暨香港經典一哩賽盟主「自由好」也落敗一又二分之一個馬位,賽後被一致看好前途無可限量實屬平常不過的事[86]。「名畫家」子嗣連續兩屆勝出香港打吡,不失為一時佳話。

然而,「閒話一句」接下來的表現並不如預期般大紅大紫。大摩為了遷就「爆冷」在女皇盃出擊兼爭奪香港馬王寶座,不惜安排「閒話一句」轉戰冠軍一哩賽,以免同室操戈之餘[87],亦令時任主帥騎師白德民無法為其中一駒效力。但是,「閒話一句」角逐途程嫌短的冠軍一哩賽未能再次交出強勁的衝刺,只能以一又二分之一個馬位之差得第五名。同日競逐女皇盃的「爆冷」則以一個馬位不敵莫雅主轡的「百威勝」。兩駒分途出擊均未竟全功。在隨後的冠軍暨遮打盃賽事中,「閒話一句」與「爆冷」避免不了同場碰頭,大摩主帥白德民選擇了策騎臨場獨贏賠率僅得1.9倍的「閒話一句」,最後冠軍卻落在馬偉昌主轡的「爆冷」身上,而「閒話一句」的蹄下敗將「自由好」在該仗亦反先牠力迫「爆冷」。「閒話一句」只能以落敗二又四分之一個馬位的情況下跑入季軍,就此結束2008/09賽季,無緣該賽季的任何冠軍人馬獎。2009/10賽季,「閒話一句」在多場級際賽繼續備受熱捧,但牠雖在2009年11月勝出香港盃預賽(鞍上人為馬偉昌,同場競逐僅得第七名的「閒話一句」的主轡人換上了白德民),但在同年12月的香港盃賽事中以四分之三個馬位不敵英國威爾斯親王錦標盟主「萬千景象」屈居亞軍。「閒話一句」在港的最後一場勝仗是2010年2月28日上演的香港金盃賽事,其後的賽事表現屢次讓人失望,當中白德民在2010年女皇盃、香港盃預賽和香港盃賽事的陣上發揮也惹起一些非議。毫無疑問,「閒話一句」戰勝打吡後的表現從未達到預期的高度,牠的在競賽成就難與「爪皇凌雨」和「爆冷」兩匹中長途馬王相提並論,就連跟「幸運馬主」相比也稍有不及。「閒話一句」在2009/10賽季獲選為年度最佳中距離馬,但牠從未代表香港勝出國際賽事,或多或少有點名大於實。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閒話一句」身價不菲,沒有馬主願意獨力承擔高昂的購馬費,最後只能以「練馬師賽馬團體」合資供養,籌組馬主團體過程中一波三折。據大摩的說法,「買入『閒話一句』已不容易,正因為此駒身價極之高昂,要籌組願意出資的馬主合夥亦頗困難,幸而我認識數年的余瑞生先生及新力系馬主黃良柏等人對我信任……」[88]。另根據《維基百科》直至今天的記載,原先「閒話一句」的「預定團體馬主為國美電器主席黃光裕等六人,之後被黃光裕在中國被捕,另外有多名成員離開,僅剩下黃良柏一人留下,於是只好重組整個馬主團體」。其實,「練馬師賽馬團體」計劃有着諸多限制,例如馬主人數上限20人,下限為五人(雖然每季團體成員可有不同)、只容許團體買自購馬、規定馬匹到港後三年內不准轉倉及三季內不准轉綵衣,而「若練馬師團體馬退役申請補替,馬房必需有一匹練馬師團體馬曾贏二班賽或以上,才可以申請」[89]。在各種限制下,「閒話一句」的事例已是少有「練馬師賽馬團體」合夥較為成功的例子。「隨[着]『閒話一句』[於2011年底的]轉倉風波,再加上幾季之後練馬師團體馬計劃未能達到招攬新馬主目的,馬會見失去開設團體馬原[意],故此計劃最後[被]取消」[90]。

此外,2009年打吡陣上對頭二名毫無威脅的季軍「好先生」賽後被加10分,此舉令人感到詫異愕然[91]。

2010 -韋達方嘉柏憑「極品絲綢」一圓打

由於純種馬的競賽黃金期相當有限,所以良駒必須配名將以提升在大賽的爭勝機會。冠軍級騎師按理說是練馬師和馬主爭相搶奪的良將。然而,自2000/01賽季起連奪十三屆香港冠軍騎師的韋達多年一直被公認為大賽「神隱」騎師。事實上,縱然大摩與韋達交情匪淺,但多年來大摩分別倚重蘇銘倫、靳能、巫斯義、白德民、馬偉昌、貝湯美、莫雷拉和潘頓攻堅大賽,真正交在韋達手上的大賽機會馬僅有「勁闖」一匹。韋達的粉絲經常強調,韋達的競賽高期在2000年代,但看過蘇銘倫、靳能、巫斯義和馬偉昌的大賽表現後,根本難以認同韋達也能躋身大賽騎師之列。

此外,告東尼訓練的「精英大師」和「幸運馬主」交由韋達的同鄉高雅志主轡,愛倫訓練的「奧運精神」曾由韋達策騎出賽,但真正令牠發光發熱的是他的同鄉馬偉昌。再者,岳敦訓練的「計得精彩」、「好望角」和「祝福」雖曾交由韋達主轡,但後來在國際一級賽出擊一律換上大賽騎師靳能。韋達的另一同鄉騎師杜鵬志接受訪問曾表示,他之所以獲得「爪皇凌雨」的主轡權,主要是因為原先一早預約好策騎牠的騎師另有聘約在身而推掉為牠效力[92]。翻查記錄,推掉策騎「爪皇凌雨」的騎師有很大機會是該駒易帥前的鞍上人韋達。前馬王「好爸爸」也曾由韋達主轡,但當牠大紅大紫的時候,其鞍上人早已不再是韋達。2000/01賽季至2008/09賽季,韋達已連續九屆成為香港冠軍騎師,但期間僅憑「特區之星」、「豪情快勝」、「勁闖」、「好利威」和「勝威旺」等勝出幾項本地級際賽事,當中夥拍「勝威旺」勝出2003年香港盃預賽更是趁其原先的主轡騎師巫斯義被罰停賽,才有偶一為之的機會推掉一直策騎的「石磨藍」為牠效力。韋達在那九個賽季期間未嘗任何國際大賽勝果,亦尚未打破香港打吡盲門的數據。

不過,2010年,韋達終於迎來他從騎生涯的首項香港打吡冠軍。事緣他一直主轡由方嘉柏訓練的「極品絲綢」先在打吡預賽取得亞軍,繼而在打吡一役以一個頭位力壓亞軍「威利旺旺」勝出(高雅志與告東尼的組合因而與三奪打吡的機會失諸交臂)。當屆香港經典一哩賽盟主「締造美麗」和香港打吡預賽盟主「至勇威龍」分別位列打吡的殿軍和第五名。其實,當屆打吡的其中一個焦點話題參戰馬的牌面機會頗為平均,賽前「締造美麗」、「至勇威龍」、「極品絲綢」、「勇敢小子」和「魔法幻影」各有捧場客[93]。事實上,上述五駒當天的臨場獨贏賠率均不足10倍,連同不足15倍的更有七匹。當屆賽事的賽前另一話題是韋達棄騎已取得六連捷的「勇敢小子」繼續為「極品絲綢」效力[94],連「極品絲綢」的練馬師方嘉柏在首度染指也坦言,韋達是次的抉擇在賽前難言對錯,只能以結果成敗論英雄[95]。

不過,儘管當屆打吡賽前不乏話題,但當屆打吡的水準也非十分高,頭三名的賽駒往後也無以為繼,論當屆打吡參戰馬往後競賽成就最高的數至殿軍「締造美麗」,牠在翌季由巫斯義主轡接連攻下香港一哩錦標、董事盃和女皇銀禧紀念盃,因而成為了2010/11賽季的年度最佳一哩馬。

小結

有言論指:「香港打吡大賽是香港馬王的搖籃」。整體而言,不少歷屆打吡冠軍確是香港赫赫有名的賽駒。然而,觀乎2000-2010年的賽果,只有「爪皇凌雨」和「爆冷」兩匹打吡冠軍其後能躋身成為香港馬王,而牠們也不是在勝出打吡的那個賽季獲選為香港馬王,可見當時的香港打吡大賽並非最具代表性的大賽。「奧運精神」和「幸運馬主」兩匹打吡冠軍也曾代表香港勝出國際一哩錦標,但始終與香港馬王緣慳一面。其餘的打吡冠軍更未曾代表香港勝出國際一級賽,遑論成為有力的馬王/后寶座的競爭者。在那11個賽季中,有9屆香港馬王寶座由主要角逐短途或一哩途程的賽駒蟬聯。那些年,香港賽駒短優於長的說法實不無道理。

不過,由2011年起,所有當選為香港馬王的賽駒也是香港打吡大賽的參賽馬。過往10屆香港馬王中,有9屆當選的賽駒曾在打吡一役跑入前三名 [96],其中有4匹更是打吡盟主 [97]。筆者稍後將再撰文詳談。執筆之際,2021年的香港打吡大賽尚未舉行,但筆者不排除會在發表下一篇記述香港打吡大賽歷史的文章時把它一併記載分析,一切視乎進度而定。

 

註釋:

[1] 〈掌門卡士勝一籌〉,載《成報》,2000年3月3日,D03。
[2]〈掌門以不變應萬變〉,載《成報》,2000年3月5日,D03。
[3]〈實業先鋒輕鬆取勝 簡炳墀五奪打比殊榮〉,載《星島日報》,2000年3月26日,H01。
[4] 然而,評馬人童輝2001年3月25日在《蘋果日報》發表短評文章〈原動力試準可爆〉(D10)表示,「原動力」雖予人級數不足的感覺,但其實早已試準長力,絕對有權在打吡一役威脅熱門賽駒。
[5] 2001/2002年度香港馬季的賽馬水準也是相對低落的一季,當選香港馬王的僅是上季屢次成為「靚蝦王」蹄下敗將,且在當屆香港一哩錦標大敗給日本賽駒「榮進寶蹄」三又四分之一個馬位屈居亞軍的「電子麒麟」。「電子麒麟」在該季先後勝出樂聲盃(84分或以上精英班1200米讓賽)、其士盃(90分或以上精英班1600米讓賽)和董事盃,當中以董事盃最具份量。「電子麒麟」其後被安排增程角逐香港金盃,賽前被捧成1.8倍的大熱門,但最後以六又四分之一個馬位落敗僅得第八名。「電子麒麟」在金港金盃大敗後再沒被安排在同季內再作賽。
[6] 〈2019年國際馬壇大事回顧,雲絲仙子傳奇式退役〉,載《flameracing》,2019年12月13日。
[7] 〈杏目歡送儀式〉,載《flameracing》,2020年12月19日。
[8] 〈勝威旺贏打吡機會高〉,載《大公報》,2003年3月21日,D05。
[9] 〈勝威旺 膺香港打吡冠軍 大熱勝出眾望所歸 卅多年來第二匹雌馬捧盃〉,載《文匯報》,2003年3月24日,A11。
[10]〈「勝威旺」勝出2003年度香港打吡大賽〉,載《香港賽馬會》網頁。另見YouTube連結
[11] 〈勝威旺代父圓打吡夢〉,載《新報》,2003年3月24日,A10。
[12] 〈勝威旺祝福必有惡鬥 今屆打吡陣容鼎盛〉,載《星島日報》,2003年3月21日,H03。
[13] 〈經典一哩輸得不值 祝福打吡補中〉,載《明報》,2003年3月21日,F08。
[14] 〈勝威旺光榮退役〉,載《香港商報》,2005年5月14日,A04。
[15] 「昨周末乃主課期,不少周三有賽程馬快跳考驗。開操不久,『祝福』拍跳考驗,但過終點後因右前腳折斷而墮馬,幸鞍上人未有受傷,而馬匹則須人道毀滅。」詳見積奇:〈新添馬出腳有力〉,載《蘋果日報》,2007年4月1日,D03。
[16] 高比:〈幸運馬主 配種奇想〉,載《蘋果日報》,2005年3月30日,D03。
[17] 珊翠絲:〈幸運馬主讓路 丹山飛駒捧董事盃〉,載《蘋果日報》,2004年1月16日,D03。
[18] 黃嘉豪:〈幸運馬主勁闖〉,載《蘋果日報》,2004年2月13日,D03;〈大摩親自為勁闖解肚帶〉,載《蘋果日報》,2004年2月12日,D02;〈勁闖實力難以輕視〉,載《星島日報》,2004年2月12日,H04;〈勁闖 底質未盡〉,載《星島日報》,2004年2月13日,H08;〈幸運馬主對手勁闖〉,載《大公報》,2004年2月13日,D04。
[19] 〈幸運馬主敗有啟示〉,載《新報》,2004年2月20日,D02。
[20] 珊翠絲:〈梁啟徽冇怪高雅志〉,載《蘋果日報》,2004年2月24日,D03。
[21] 文傑、陳嘉甜、連家欣:〈勁闖 圓韋達打吡夢〉,載《蘋果日報》,2004年3月18日,D02;〈韋達勁闖圓打吡夢〉,載《明報》,2004年3月19日,F08。
[22] 〈打吡奪魁 「幸運馬主」贏812萬獎金〉,載《文匯報》,2004年3月22日,A13。
[23] 〈幸運馬主反先勁闖 告東尼勝出打吡大賽〉,載《星島日報》,2004年3月22日,H01;〈贏打吡名利雙收一季執獎金最多 幸運馬主 突破 2500萬〉,載《明報》,2004年3月22日,F04。
[24] 〈幸運馬主幕後信心大〉,載《新報》,2004年3月19日,D01。
[25] 〈幸運馬主贏打吡兌現承諾 梁啟徽請東廐人遊澳〉,載《新報》,2004年4月8日,D01。
[26] 〈幸運馬主配種行情看俏〉,載《星島日報》,2003年12月30日,H01。
[27] 〈佳駟身價大漲 只能出售配種 香港水土不宜育馬〉,載《新報》,2004年4月23日,A13。
[28] 〈油王睇起幸運馬主〉,載《新報》,2004年4月19日,D02。
[29] 參考同上。
[30] 何君明:〈造價一千二百五十萬澳元 幸運馬主退役任種馬〉,載《新報》,2004年5月17日,A10。
[31] 〈幸運馬主光榮退役轉作種馬〉,載《星島日報》,2004年5月17日,H04。
[32] 參考同上。
[33] 〈幸運馬主退役轉作種馬〉,載《香港商報》,2004年5月17日,C06。
[34] 〈幸運馬主運澳洲配種〉,載《蘋果日報》,2004年5月17日,D03。
[35] 〈明德當大賽之王〉,載《新報》,2004年3月19日,D02;〈明德爭打吡 靳能盼重溫舊夢〉,載《新報》,2004年3月20日,D05。
[36] 〈打吡賽冷味盎然〉,載《大公報》,2005年3月12日,B11。
[37] 張福元:〈打吡多駒不夠長力〉,載《明報》,2005年3月14日,E04。
[38] 〈爪皇凌雨奪瓶 打吡行情看漲〉,載《明報》,2005年1月31日,E01;王京:〈爪皇凌雨打吡稱王〉,載《星島日報》,2005年3月13日,H07。
[39] 文峰:〈爪皇凌雨最靚今次〉,載《蘋果日報》,2005年3月10日, D02。
[40] Karen:〈爪皇凌雨 如虎添翼〉,載《星島日報》,2005年3月13日, H03。
[41] 掛駒保:〈爪皇凌雨不宜熱捧〉,載《明報》,2005年3月13日,E02。
[42] 〈爪皇凌雨 勇奪港打吡冠軍〉,載《大公報》,2005年3月14日,D04。
[43] 「『金碧明珠』便是因健康問題打亂了整個部署,此駒去季十月初出,以破沙田千八紀錄時速贏『奮鬥心』,當時我已覺不妙,一個月後轉戰跑馬地千八大熱倒灶,更弄傷了腳,馬兒需要休息,及至三月為爭打吡,隨便操幾課便上陣,狀態自然難達巔峰,結果以兩個多馬位落敗。」詳見〈金碧明珠 斷送打吡〉,載《新報》,2005年7月24日,D01。
[44] 〈打吡步速前慢後快〉,載《星島日報》,2005年3月14日,H01。
[45] 〈勁將軍爪皇凌雨決戰打吡〉,載《新報》,2005年3月7日,D03;〈爪皇凌雨鬥勁將軍〉,載《蘋果日報》,2005年3月11日,D10;〈蔡約翰韋達爭首奪打吡 勁將軍謀開齋〉,載《明報》,2005年3月13日,E02。
[46] 〈爪皇凌雨 贏打吡加14分〉,載《明報》,2005年3月15日,E07。
[47] 〈日前捧盃 東莞慶功出事 打吡冠軍馬主猝死〉,載《蘋果日報》,2005年3月19日,A01;〈「爪皇凌雨」打比奪冠東莞四出敬酒 馬主暴斃祝捷宴〉,載《太陽報》,2005年3月19日,A10;〈連番慶祝因飲酒太多出事 贏打吡馬主突病逝〉,載《大公報》,2005年3月19日,A09。
[48] 〈為償打吡願 帶箱現款購良駒〉,載《成報》,2005年3月19日,A03。
[49] 〈讚兒「伯樂」購馬王揚名〉,載《星島日報》,2005年3月19日,A08。
[50] 「爆冷」和「明月千里」雖曾同樣勝出香港打吡、女皇盃和冠軍暨遮打盃,但牠們並非在一季內達成這個目標。
[51] 陳嘉甜:〈全日十場大熱獲6W3P 爪皇凌雨贏遮打盃〉,載《蘋果日報》,2005年5月30日,D03。
[52] 賓臣:〈今季五捷挑戰馬王寶座 爪皇凌雨捧冠軍暨遮打盃〉,載《星島日報》,2005年5月30日,H01。
[53] 〈爪皇凌雨覬覦馬王寶座〉,載《明報》,2005年6月20日,E03;〈本屆馬王今晚揭曉 精英大師爪皇凌雨有惡鬥〉,載《星島日報》,2005年6月25日,H03。
[54] 黃天霸:〈爪皇凌雨 不遜精英大師〉,載《新報》,2005年7月6日,D08。
[55] 朱鎮輝:〈馬圈沒落寄望足彩〉,載《文匯報》,2005年6月28日,D03;黃天霸:〈馬會做推廣浪費資源〉,載《新報》,2005年7月9日,D08。
[56] 〈多謝李恪誠醫好爪皇凌雨 霍利時:爭打吡增信心〉,載《新報》,2005年1月31日,A12。
[57] 〈霍利時:爪皇凌雨早有唔妥〉,載《蘋果日報》,2006年1月19日,D02。
[58] 〈爪皇凌雨馬主大擺慶功宴〉,載《星島日報》,2006年2月14日,H02。
[59] 〈爪皇凌雨不跑金盃〉,載《明報》,2006年2月20日,E04。
[60] 參考同上。
[61] 〈香港傳奇名駒「爪皇凌雨」的坎坷一生〉,載《北京新浪網》,2015年7月22日。
[62] 參考同上。
[63] 參考同上。
[64] 參考同上。
[65] 高明:〈何鴻燊 私人飛機接蘇銘倫〉,載《蘋果日報》,2006年3月21日,D14。
[66] 慧眼:〈 威利好好 不容輕視〉,載《明報》,2006年3月24日,E08。
[67] 〈跑得快 75分列陣打吡〉,載《明報》,2006年3月16日,A22。
[68] 〈爆冷進軍女皇盃〉,載《香港商報》,2006年3月28日,C07。
[69] 文傑、陳嘉甜:〈蘇銘3W爆冷贏打吡〉,載《蘋果日報》,2006年3月27日,D01。
[70] 「應家柏初步最睇好『爆冷』能奪標,他透露蘇銘倫曾向他指出,『爆冷』假如能保持進度,不但可贏打吡,甚至可問鼎下季香港盃,毫無疑問此駒是今屆打吡擂台躉。」詳見文傑、何威文 :〈 參戰馬平均評分近年新低 跑得快75分爭打吡〉,載《蘋果日報》,2006年3月16日,D02。
[71] 陳亮:〈爆炸路合一展所長〉,載《新報》,2006年3月18日,D11;張福元:〈俊歡騰打吡封王〉,載《明報》,2006年3月18日,E04。
[72] 成功:〈活力金剛打吡黑馬〉,載《新報》,2007年2月22日,A10;何君明:〈俊歡騰單挑爆炸 活力金剛最佳黑馬 應家柏打吡預測〉,載《新報》,2007年3月8日,D01;賓臣:〈活力金剛左右大局〉,載《星島日報》,2007年3月16日,H02;呂雲峰:〈拖肥糖重新振作 活力金剛 盡領風蘇〉,載《新報》,2007年3月18日,D02。
[73] 〈柏寶:富士晨曦狀態回起 活力金剛有得揮〉,載《香港商報》,2006年3月15日,B09。
[74] 〈打吡用B欄馬會捱批〉,載《蘋果日報》,2007年3月15日,D03。
[75] 文傑:〈活力金剛奪打比〉,載《蘋果日報》,2007年3月19日,D03。
[76] 〈喜蓮福星右前蹄疼痛現接受觀察〉,載《明報》,2008年2月15日,E01;「排位後宣布右前蹄疼痛的東廄馬「喜蓮福星」,昨晨在內圈踱步,明日能否如期出爭打吡預賽?告東尼對此持積極看法。他說: 『雖然只是個暫時性的小毛病,但仍不免令人有點擔心。『喜蓮福星』的蹄部早前長了個雞眼,其後已經切除,現正康復中。今(昨)晨牠的表現還好,我們和獸醫會繼續觀察牠的情况,希望一切無礙。』」見〈喜蓮福星慢踱告東尼滿意表現〉,載《明報》,2008年2月16日,E04。
[77] 斌菲:〈馬會高層一致睇好 喜蓮福星擺擂台〉,載《香港商報》,2008年3月14日,C04;斌菲:〈喜蓮福星排靚檔成擂台躉〉,載《星島日報》,2008年3月14日,H01;〈喜蓮福星 弗到漏油〉,載《香港商報》,2008年3月16日,D03;梁浩賢:〈喜蓮福星勢奪打吡〉,載《星島日報》,2008年3月16日,H07。
[78] 〈喜蓮福星奪打吡殊榮加12分〉,載《明報》,2008年3月18日,E04。
[79] 〈喜蓮福星有危機〉,載《flameracing》,2008年8月14日。
[80] 參考同上。
[81] 左丁山:〈閒話一句說打吡〉,載《蘋果日報》,2009年3月26日,E08。
[82] 高比:〈血統Guide:閒話一句質高即食〉,載《蘋果日報》,2009年2月13日,D03;梁浩賢:〈閒話一句強勢襲港〉,載《星島日報》,2009年2月14日,H04;左興:〈閒話一句型格上乘〉,載《新報》,2009年2月15日,D04。
[83] 山高:〈不穩馬:閒話一句輸蝕進度〉,載《蘋果日報》,2009年2月15日,D06。
[84] 〈賽後新聞:閒話一句打吡擂台躉〉,載《蘋果日報》,2009年3月8日,D02;安達:〈閒話一句潛力優厚〉,載《大公報》,2009年3月22日,C06。
[85] 〈大摩閒話一句勁過爆冷〉,載《明報》,2009年3月8日,C10。
[86] 祖健:〈閒話一句前途無限〉,載《大公報》,2009年3月24日,B10。
[87] 余伯樂:〈打吡無惡鬥馬王有激辯〉,載《新報》,2009年3月24日,D02。
[88] 何君明:〈閒話一句 大摩從練 三贏打吡〉,載《新報》,2009年3月23日,D01。
[89] 〈蘋果頭條:冇得再引入新馬〉,載《蘋果日報》,2009年3月30日,D02。
[90] 〈九歲老傢伙奇真 係練馬師團體馬活化石!〉,載《on.cc東網》,2020年7月25日。
[91] 古里路:〈打吡後加分異常〉,載《蘋果日報》,2009年3月29日,D04。
[92] 文傑:〈討廐主歡心 杜鵬志全靠唔揀馬騎〉,載《蘋果日報》,2005年7月12日,D04。
[93] 堅尼:〈本季打吡大賽勢成三駒爭霸戰〉,載《信報》,2010年3月11日,P44;〈締造美麗 奪魁有理 近5屆打吡大熱穩如鐵塔〉,載《新報》,2010年3月11日,D01;朱鎮輝:〈今年打吡話題多多〉,載《星島日報》,2010年3月12日,H08;〈「魔」法幻影 「城」竹在胸〉,載《新報》,2010年3月14日,E02。
[94] 關志彬:〈韋達揀極品絲綢爭打吡〉,載《新報》,2010年3月2日,D10;何天明:〈今屆打吡添話題〉,2010年3月8日,D02;〈極品絲綢韋以重任〉,載《新報》,2010年3月12日,D01。
[95] 〈韋達方嘉柏首償夙願 極品絲綢贏打吡〉,載《新報》,2010年3月15日,D01。
[96] 牠們分別是「雄心威龍」、「威爾頓」、「步步友」、「明月千里」、「佳龍駒」、「美麗傳承」和「時時精綵」,只有2013年那一屆由2012年打吡第六名的「軍事出擊」奪得。尚未把已篤定成為2020/21賽季香港馬王的「金鎗六十」計算在內。
[97] 牠們分別是「雄心威龍」、「威爾頓」、「明月千里」和「佳龍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