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 年前,他一人到場支持球隊;8 年後,他以主席身份捧起冠軍

2021/1/2 — 23:13

圖片素材來源:網絡圖片、Futebol Clube Santa Cruz Facebook

圖片素材來源:網絡圖片、Futebol Clube Santa Cruz Facebook

他坐在球場其中一排凳上,場內空無一人,就只有他以及身旁那個剛贏得的冠軍獎盃,那是他人生第一次嚐到冠軍的滋味,尤其在疫症下贏得的錦標,一切得來不易。他記得 8 年前也曾有類似感覺,只是當時放在身旁的不是獎盃,而是一杯汽水。

「我依然記得整個球場只得我一個作客球迷。」

8 年前,一場 Campeonato Gaúcho 比賽,巴甲前列球隊甘美奧在能容納約 6 萬名球迷的主場,迎戰曾在 70 年代末創下 48 場聯賽不敗、23 次奪州聯賽冠軍的褪色老牌勁旅聖十字。

廣告

這場比賽入場率不足 7,000 人,但幾乎 99.9% 的入場球迷來自甘美奧,餘下的 0.01% 是坐在對岸的客席球迷區。沒錯,聖十字球迷區就只有單單一位球迷。

甘美奧沒有限制聖十字球迷進場,也不是門票昂貴得球迷支付不起,單純聖十字 99.9% 的球迷也不願花最少 13 小時(約 1,200 公里)駕車從東北部到南部觀賽,甚至也不太願意乘飛機撐場,至少行動上反映他們覺得不值得吧,但偏偏就是有個傻佬,一個人跨越 1,200 公里來到奧林匹克體育場。

廣告

這個傻佬叫 Tiago Rech,是聖十字的忠誠球迷,也是現時聖十字的球會主席,但當年他不過是球會的一位小小粉絲而已。

「我知道我們很少隨追者,但我想起碼也有十位球迷吧?可是入到內場發現只有我和四位警察,那刻我才知道,原來我是唯一一位聖十字球迷。」

Tiago Rech 就像一塊被錯置在異國風情的砌圖。那麼微不足道的一小缺,卻又突兀得很顯眼。氣勢磅礡的主場打氣聲與孑然一身的客場球迷打氣聲,形成極度懸殊的落差,可是局面卻非懸殊,聖十字竟然是先開紀錄的一隊。

聖十字攻破大門的一刻,鏡頭立刻捕捉著看台的 Tiago Rech,就連攝影師也知道那刻的重點是孤家寡人的 Tiago Rech。身穿聖十字球衣的 Tiago Rech 站了起來振臂慶祝,但形單隻影的他令人有種錯覺,以為他是聖十字的領隊。

「入波那刻其實我沒察覺鏡頭捕捉我,我沒太在意身邊沒有人,我依然為入波興奮大叫。」

當年精華:

不過,技勝一籌的甘美奧很快就收復失地,更連下四城反勝聖十字。大勢已去的聖十字無力還擊,攝影師再一次將鏡頭移到 Tiago Rech 身上,那刻的 Tiago Rech 臉上沒有笑容,只靜靜地呆望前方;而鏡頭慢慢拉闊讓球迷看見四周無人的客席球迷區,再溶接坐無虛席、正興高采烈地慶祝的主場區,一來一回的鏡頭猶如傷口上灑鹽。但這次的「寡佬睇波之旅」令 Tiago Rech 知道,原來自己真的很愛聖十字。

2013 年,聖十字受財務危機,球會亦再度降班。Tiago Rech 決定辭去本來穩定的記者工作,加入球會擔當新聞官。一年後,忠誠的他獲邀出任球會主席,為期 12 個月,那年是球會創會一百週年,而他 27 歲。2018 年,他再度成為球會主席至今。

從球迷到球會主席,像虛構出來的夢一般故事。直到上星期,這個夢一般的故事再度昇華,聖十字贏得南里奧格蘭德州(Rio Grande do Sul)地區的冠軍,歷史性獲得參加下屆巴西盃資格,為創會 107 年帶來在武漢肺炎影響下的美好結局。

「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要成為一個小球會的主席並不容易。我一直夢想著贏得冠軍。我依然記得整個球場只得我一個作客球迷,儘管我為聖十字放棄了很多,但我愛聖十字。」

在金錢掛帥的球壇,很多班主早已被冠以吸血鬼形象,在賺錢和成績取捨下,更多往前者傾。賺錢無可厚非,也許 Tiago Rech 也會向錢看,但沒多少人是從球迷身份走到球會主席,也沒多少人是如此深愛著球會。那次千山獨我行的經歷,是一輩子也無法被其他回憶取代;那 1,200 公里的路程是時間與金錢的代價,但也是真愛的表現;那孤寡的身影卑微得卻很有威力,千軍萬馬之下也不失霸氣。

「單獨做夢沒有用。感謝所有相信並堅持與我在一起的人。」Tiago Rech 在 Facebook 寫下帖文

「你贏,我與你君臨天下;你輸,我陪你東山再起」,從來不是一句機械式的口號,即使口裡有多愛也不及付諸實行,正正在艱難時刻仍齊上齊落,這份愛才是真正愛一隊波的本質。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