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花劍港隊奪第 7 名 大師兄張小倫:港訓練場地擠迫,若添資源更犀利

香港男子花劍隊今日面對俄羅斯勁敵,八強止步,後跌入 2 次名次賽先輸後贏,終獲第 7 名。36 歲的「大師兄」張小倫今次或許是生涯最後一次出戰奧運賽事,他憶述 10 年前花劍隊因成績不理想被踢出精英項目,現時的劍擊館亦擠滿。對於體院擬增設新劍擊館,張小倫認為是好消息,「如有多一個館多啲資源、擴大啲,後備人才可能會更犀利」。

值得注意的是 21 歲前童星吳諾弘,他首次出戰奧運,就是代大師兄張小倫在團體賽一盤出戰,他多次主動進攻屢屢得分,令人眼前一亮。他指放膽表現是因為以團體身分作賽,「就算自己失分都無所謂,師兄會幫我追到」。他感謝香港人支持,笑言「Ig follower 400幾變到萬幾,好多謝大家」。

21歲新星吳諾弘笑言 Ig follower 暴升

早前勇奪花劍金牌的港產「劍神」張家朗,今再出戰花劍團體賽,拍住師兄弟蔡俊彥、張小倫及吳諾弘,與上屆里約奧運同一項目冠軍俄羅斯奧委會爭入 4 強。港隊多局分數均落後予對方,即使張家朗有 2 盤分數較多,總分亦一直有差距。第 7 盤由吳諾弘首度上陣,代替大師兄張小倫,吳諾弘搶攻多輪、節節得分,最終盤數比分 7:5。雖然最後 8 強止步,在下輪與德國爭名次賽中,吳諾弘的表現亦相當亮眼。

吳諾弘賽後與隊友受訪時指,比賽前一日感到十分緊張,「我咁大個仔第一次打比賽前一晚訓不到覺,希望無嘈親張家朗」。他指自己放膽表現,是因為今次是團體賽,知道有師兄撐住著,知道就算自己失分都無所謂,因為「師兄會幫我追到」。吳諾弘早段拉傷大腿內側,堅持作戰,他指現時站立都有少少痛。

首次上陣的他坦言怯場,形容今次出賽是幸運,保持住有人支持自己的心態出戰,「好想多謝好多香港人支持,Ig follower 400幾變到萬幾,好多謝大家」。

蔡俊彥自責未能助團體奪牌

蔡俊彥在面對俄羅斯賽事中首名出場,惜首盤落後 3:5,之後 2 次上場都未能追回分數。他賽後指自己失準,「今次衝擊唔到獎牌我係最大責任,家朗同小倫都做足本份,我延續唔到嗰股氣勢」。但他未言放棄,隨著後勁新人加入,相信將來仍有很多希望,又放眼未來﹕「希望 3 年後回來復仇」。

張家朗﹕贏我陪你君臨天下、輸我陪你東山再起

張家朗個人賽奪金後,今以團體身分上陣,他指在賽事中最滿意的是「無以前咁易發脾氣」。但他指奧運團體賽與過往出戰賽事不同,例如世錦賽 16 強,對手較弱,但今次在奧運就是以 8 強出戰,坦言可能熱身做得不夠好。

他亦在自己 facebook 上指今次奧運對他來說是特別有意義,因為可以參加團體賽。奧運過後,他們會緊接出戰全運會。他特別在帖文加入標籤「贏我陪你君臨天下」、「輸我陪你東山再起」。

大師兄張小倫﹕下屆巴黎會陪佢哋    如果需要我

36 歲的大師兄張小倫,或以花劍團體一戰成奧運生涯最後一項賽事。下屆巴黎奧運或已換上新面孔接棒,張感觸地說﹕「下屆巴黎會陪佢哋,協助佢哋訓練,如果佢哋需要我。所以......加油。」張小倫說罷即忍不住淚水,身旁的張家朗隨即輕語拍肩﹕「唔好喊啦」。今次作賽,張小倫認為是讓全世界知道香港劍擊,不是第一輪就淘汰,「起碼我哋企在呢個舞台度,證明我哋係世界頭 8 」。

張小倫回憶起 10 年前,花劍隊有次成績未及理想,被踢出精英項目,令他們每次訓練要到其他地方,而就算現時的劍擊館亦擠滿,「始終拎唔到好的成績,就拎唔到資源」。因此日前體院指新大樓內研究設新劍擊館,張小倫指是好消息,「如有多一個館多啲資源、擴大啲,後備人才可能會更犀利」。

「鬍鬚教練」Greg形容打了漂亮一杖

「鬍鬚教練」Greg 就指當來到東京,他們不是來參與,是希望所有人都奪得獎牌,坦言大家都期望更高,「我們 3 年後回來時會更強 ( We will come back stronger in 3 years)」。汲取今次經驗,Greg 指運動員都打了漂亮一杖。展望未來,他希望在比賽中可提早出擊,因為俄羅斯選手在比賽一開始已經領先,港隊選手要不停追分。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