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ior.專訪】山藝教練單日連攀香港三大岩壁 山丘之嶺享受一人之境

《體路》製圖

【體路 × Junior】在二十多年前,當行山還未在香港普及之時,山藝教練張志輝(Paul Sir)已經與山野結下不解之緣,後來亦將興趣拓展至越野跑及攀石。山野是他最感受到無拘無束、能夠毫無保留地找到自我的舒適地。2019 年他曾征服攀山者夢寐以求的珠穆朗瑪峰,即使遇上疫境仍未停下腳步,除了去年在 13 日內登上香港最高一百座山,也在一天內以 rope solo 形式連續攀爬魔鬼山、飛鵝山及獅子山,並將過程拍成命名為《Project Alone》的紀錄片。

Paul Sir 曾在初中有機會參加學校活動,在西貢大灣露營,惟因經濟問題未能參與,後來他透過負責行山活動的社工安排下,接觸行山及露營活動,並找到當時人生中唯一的滿足感:「行山是我第一次能夠找到自我的活動,因為香港社會的價值觀一直都是向錢看,讀好書才是成功的唯一途徑。奈何在這方面經常感到挫敗,因此養成以自卑態度去面對生活所有事,唯獨在行山當中,體會到靠自身努力做好一件事的感覺,這種滿足感可說是養活了我。」

花費大半積蓄行山 成就改變一生的決定

世界很大,人的短暫一生難以體會到所有事物,Paul Sir 在成長階段找到自己的終生興趣,他說這是絕對的幸運。2004 年他透過行山雜誌報名到台灣玉山旅行,但當時的旅費及裝備費用合共近港幣 8,000 元,已花去他積蓄的大部分,回想起來,Paul Sir 坦言當年是付上人生最大勇氣去作出決定:「當時猶豫了多時,因為當年出國行山是很大件事,不像現時這樣普及。這次一定是人生中最大膽決定,始終剛出社會工作便 all in 一切去行山,但至今我從來沒有後悔,因為那次經歷令我擴闊眼界,並為之後的行山生涯帶來不少正面影響。」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二十多年來,Paul Sir 的足跡遍布五大洲。其中在 2019 年 5 月,他和盧澤琛、黎樂基組成首支香港官方攀山隊,登上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征服「8,848 米」是不少攀山者的畢生夢想,Paul Sir 對此也有著憧憬,「但滿足感不止在於高度,而是視乎會否有滿足感及自我成長機會。只要一步一步行,我們就會與看似遙不可及的目標愈來愈近,當有機會來到時便將它捉住。」Paul Sir 在珠峰登頂後沒有隨團隊下山,而是繼續往 8,516 米的洛子峰進發,更成為首位連續攀上兩座 8,000 米山峰的香港人。

玉山是台灣百岳之首,去年 Paul Sir 亦計劃啟程再到當地,實現一趟台灣百岳行。可惜新型肺炎席捲全球,遠至珠峰大本營亦錄得確診個案,因手停口停的關係,Paul Sir 的全職山藝教練身份亦需改為兼職,他指在這階段仍有能力兼顧興趣和工作,也算是一種福氣。為了鼓勵自己,他將台灣百岳行的概念搬到香港,決定在 13 日內登上香港最高的一百座山,平均每天最少行七座山。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受 Free solo 啟發 發起「Project Alone」計劃

走過百山之旅後,世界疫情依然持續,於是 Paul Sir 再發起「Project Alone」計劃,嘗試以 rope solo 形式攀上獅子山。Rope solo 是一種有保護的單人攀爬方式,在沒有其他人輔助的情況下,需要攀爬者獨自完成上繩及收繩動作。至於舉辦「Project Alone」的靈感,是取自美國攀岩高手 Alex Honnold 在 2017 年徒手攀爬酋長岩的壯舉,Paul Sir 跟攝製團隊分享想法後,正式展開是次挑戰,「最初我只想在一日內爬上獅子山,反而導演笑言以我的能力太輕鬆了,不如嘗試加大難度。最終我們決定增加魔鬼山及飛鵝山,並結合越野跑及攀岩方式完成旅程。」

備戰近半年後,Paul Sir 在 12 月 28 日展開挑戰,早上 6 時他先攀爬魔鬼山的「戰爭迷霧」,這是全港現時最長的運動攀登路線。花費兩小時完成後,他由魔鬼山炮台跑上衛奕信徑第三段,啟程往飛鵝山,並在早上 10 時半展開「日落裂縫」的攀登。兩小時後他再由飛鵝山沿沙田坳道直奔獅子亭、回歸亭,最後迎來的是難度最高的獅子山。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由「覺得自己係零」到攀上世界之巔

獅子山的懸崖峭壁在多年來深受攀岩者歡迎,但這裡也不幸地發生過受傷甚至死亡事件,Paul Sir 認為以獅子山作為挑戰的最後一站,是對身心構成極大考驗:「獅子山的最後兩段是整個挑戰中最難的部分,在練習中我未曾試過靠一次成功攀上,同時在挑戰尾聲之際,體力和精神上已經消耗了很大部分。在其中一節我更不小心爬到抽筋,幸好沒有太大影響表現,否則一定不成功,甚至有墮崖受傷的危險。」歷盡 9 小時 30 分的挑戰,Paul Sir 成功攀上獅子山頂,比預期的 12 小時超額完成,他笑言或許是絕處逢生的關係,因而將自身能力推至極限,再配合天時地利人和下,達致幾乎沒可能做到的成績。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小時候「覺得自己係零」,直到攀上世界之巔,Paul Sir 每一次也在成就不可能的任務。縱使出身寒微,但人卻不應該被現實限制自我,若然命運一早已被註定,人生絕對沒有趣味可言,「綜合以往失敗經驗,很多時我們都認為自己沒機會去突破,唯一就是盲目去做,以增加成功的機會。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但失敗也是有它的得著,從踏上珠峰後,我發現在挑戰的過程中除了自己獲益外,身邊的人都會被正能量所感染,從而帶給我的動力嘗試更多挑戰,是一個理想的良性循環。」

 

圖、文:李子正(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文刊登於《Sportsroad Junior》Issue#50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