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19/12/17 - 20:18

【Junior】學界體育ㅤ何去何從

《體路》圖片

《體路》圖片

【體路 × Junior】或許任誰也沒想過,一場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會由 6 月延續至今,影響蔓延至各行各業,就連體育界也不能倖免。自示威衝突愈演愈烈後,數以十計大大小小的體育賽事需要延期或取消。本地體壇新星搖籃之一的學界賽事,在新學年亦受到極大影響,原本已踏入白熱化或決賽階段的 A Grade 球類賽事大多仍在分組賽階段,乒乓球精英賽賽期更一改再改。風波似乎未見平息跡象,同時亦令我們反思,究竟學界賽事對一眾中學生的意義何在?若然比賽因任何原因而取消又應該何去何從呢?

廣告

【學界意義ㅤ超越勝負】

學界比賽,冠軍只有一座,但對於參賽的學生、教練、老師,甚至場外的每一位觀眾都有不同意義。我們沒法訪問全部的學生運動員,不過這一次就在《Junior》留下一點空間,讓曾經遊走學界賽場的他與她,談一談屬於他們的學界意義。他們之中,有學界的明星,也有旁人眼中的無名過客,但他們的一字一句,會否也是你的心聲?

楊文蔚ㅤ25 歲
主項:田徑
香港大學、拔萃女書院舊生
「7 年前我和你一樣為學界而奮力,會緊張,會感到壓力,會怕失準,希望做得好,希望為校爭分。但置身於自己的舞台上,沒甚麼要多想的,注視前方,好好享受四周的歡呼聲,這個時刻是屬於你的。」

何宇洋ㅤ18 歲
主項:手球
香港聖公會何明華會督中學
「學界比賽的成績就是暑假付出汗水的收成。我們花一整個暑假練習,為學界比賽作準備,臨場的表現、發揮及成績就如同學業上的成績表。」

林銘堯ㅤ21 歲
主項:田徑、羽毛球
香港理工大學、拔萃男書院舊生
「每人都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地方去守護,我作為拔萃舊生運動員,捍衛加多利山榮譽一直都是『拔萃仔』的使命。對我而言,在學界作賽是一個守護的方法,守護以前師兄留下的名氣與成績。雖然已經畢業,但我仍希望以舊生身份把自己的知識及技巧傳授給師弟,讓他們繼續守護這個名字。」

林芷靖ㅤ16 歲
主項:排球
順德聯誼總會鄭裕彤中學
「在學界賽場上能見證大家背後付出許多心血,而對於中六即將畢業的隊友,學界比賽既是他們中學生涯的總結,給予他們的一個交代,也有一種傳承的感覺,把學校與球隊的精神延續下去。」

蔡佩佩ㅤ16 歲
主項:田徑
顯理中學
「縱使自己並非擁有好高水平的能力,只是一位好渺小的運動員,但學界對於我而言,每一年的辛酸、汗水,都是為了它。不但能為學校爭取榮譽,亦給予我一個機會展現自己努力的成果。」

林均澤ㅤ17 歲
主項:籃球
港大同學會書院
「學界是能夠證明自己的舞台。自問學業成績未算出眾,亦不是出身於傳統籃球勁旅,故希望能在學界舞台上表現自己,證明自己的價值。我一直認為奪冠至為重要,因此近年以能打入精英賽為目標,並曾與一兩位隊友為此而萌生轉校的念頭,最後因為教練及老師的勸勉和鼓勵而決定留下。現在社會上有更重要的議題值得我們關注,自己亦想通了,其實一個冠軍相比與隊友一起拼搏的過程,簡直是『小巫見大巫』。現在只希望學界比賽能順利舉行,使我能與即將各散東西的兄弟『灑熱血寫青春』,冠軍夢可以在下個階段繼續追尋,然而,與兄弟拼搏的時光,只有現在。」

葉寶林ㅤ教練
主項:排球
迦密聖道中學、聖傑靈女子中學
「對於少接觸運動、投入程度不高的人,學界或許並不特別,但對我執教的同學而言就並非可有可無。部分同學可能學業成績未必太出色,但運動方面極有天分,能夠透過參與學界比賽提升他們的自信心。學界比賽亦給予他們奮鬥的目標,他們因此願意付出時間加操、管理好自己的作息時間,過程中改善學生的操行,可見學界除了是一個比賽,還是培育球員品德的渠道。」

✽ㅤ✽ㅤ✽

【校長教練有話兒】

社會狀況不明ㅤ安排補賽困難重重

戴明基校長(左一)

戴明基
順德聯誼總會梁銶琚中學校長

「因社會事件令學界賽事要取消或延期,我們很不想看見此情況。現時也面對場地檔期、裁判人手緊張等問題,目前本學期所餘時間,確實未必能有足夠時間補回所有延期的賽事。

我們也要考慮賽事不能繼續舉行的後續問題,有些社會事情不在我們控制範圍,要考慮現實因素再作處理。我們考慮過各項補賽安排,但在檔期遷就上,可能學校考試期間也要比賽,甚至文憑試後也要安排補賽,希望能趕到完成所有補賽,但目前變數仍多,情況也不算樂觀。

在我的學校裡,老師們也有對取消比賽表示無奈,但亦接受此安排。我們很理解學生角度,他們當然想參加比賽,但亦了解現實情況,我校學生已盡力為比賽或補賽做好充份準備。」

政治色彩ㅤ不應滲入學界賽

梁兆棠校長

梁兆棠
香港普通話研習社科技創意小學校監

「作為校長,舉辦任何活動時,我們最關注的必先是人身安全問題,所有參與者包括學生、教練、老師及場地工作人員的安危。站在學體會立場,他們作為學界賽事主辦單位,以現時社會局面是有些較尷尬問題需要處理。若活動有升旗儀式,如何確保所有參與人士都能作出尊重場合的行為?若有學生在賽場上因政見不合而大打出手,主辦方都需要負上責任。

要取消學界賽事當然可惜,因不少學生運動員已花了很長時間密集式訓練,希望在比賽中獲獎,取消比賽可能對他們的運動生涯有很大影響。現時教育氣氛繃緊,教育工作者也難專注教育。歸根究底要討論的是,如何令所有參與者都能在放心下重新安排舉辦賽事。

在這特別時期要去重新安排賽期,應要求教練、老師及學生簽署同意書,需要他們遵守大會規則去規管賽場內行為,這能對外界作交代。安排場地方面,康文署場地會是首選,建議可選較偏遠位置的場館,避開有機會受公眾活動影響而令場地提早關門的地點,希望一般運動使用者能體諒。參賽學生或要在交通上花較多時間,但也希望別計較太多,重要的是能舉行賽事,這都需要康文署、民政事務署及學體會三方面作有效溝通。」

安全至上ㅤ體諒學體會安排

劉世蒼校長

劉世蒼
廠商會蔡章閣中學校長

「在我們的校長群組裡的確有其他學校校長稱,對學界賽事取消表示失望,學生都已練習良久去為比賽作準備,但校方其實沒能力去反對,而且也要考慮到安全為上。校內老師亦體諒學體會的安排,向學生解釋後他們亦接納。

至於社會情況對校內體育活動影響也不算很大,算是叫做『適應』局勢,如我校每星期有跳大繩活動,會調動時間提早結束,其他校內賽事或活動有時或會按需要縮短賽事,如不進行頒獎禮,目前來說一般在上課時間舉行的活動也算安全。」

身同感受ㅤ過來人更懂學生心情

陳嘉汶教練(左)

陳嘉汶
協恩中學女子籃球隊教練

「2009 年自己還是學生球員的時候,因為豬流感而取消了籃球馬拉松賽事。如今學生比我當年更不想比賽取消,現時的精英賽舞台如此盛大,加上學界賽事對 A Grade 球員的重要性與當年亦有很大落差。現在作為教練感受更深,因為不單是自己,一個比賽取消影響的是全隊每個球員,我會更明白、更了解她們的心情。

對於學體會的安排,我認為始終學生的安全是首要,即使學界如常舉行,出外都可能有交通問題或是未知的危險,令很多人會擔心球員的人身安全。但如果學體會有更明確的指示,列明會延期到甚麼時候還是取消,對教練或球員都會更好,不過我也明白學體會需要時間商討如何處理,希望往後的安排會更清晰。」

✽ㅤ✽ㅤ✽

【民間辦賽無限可能ㅤ自己學界自己救?】

「基於不明朗因素及安全考慮……」由新學年開始至今,這句話多次在學體會網站出現,以宣布各項學界賽事因社會狀況需要延期。本應已進入白熱化階段的 A Grade 學界賽進度大幅落後,已經完成的大賽基本上只有港九區 D1 學界游泳,以及新界分區的游泳及越野賽事。

千禧年後兩度因疫症暫停

觀乎千禧年至今的學界比賽,只曾兩次經歷取消潮。首先是 2003 年「沙士」期間,雖然爆發初期舉行的足球精英賽仍順利完成,但自教育局 3 月底宣布停課開始,所有學界賽事全面暫停,延期舉行的賽事亦於 5 月底前結束,以免影響參賽同學準備期考。6 年後的豬流感爆發期間,學體會以「籃球屬身體接觸運動」為由取消學界籃球馬拉松,以及其他賽事及頒獎禮。不過觸發以上兩次取消潮的原因均是突如其來的疫症,與今年受社會狀況及安全考慮而延期大有不同。事實上,這半年來香港經歷前所未有的難關,同時也令學界不禁思考 — 若再有類似大規模的延期或取消,民間又能否「自己學界自己救」?

現存獨立於學體會的學界賽事不多,包括棍網球、冰球及閃避球等,但這些均由所屬總會舉辦,大型且由民間主辦的賽事少之又少。要自組學界比賽,除了要有參賽隊伍外,場地亦是重要一環。根據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預訂場地程序,學體會、各體育總會及地區體育會可以一年前預訂設施,慈善團體、非政府機構(NGO)、區議員辦事處、法團及公司等則可以在半年前預訂體育館主場,或在 3 個月前預訂其他設施。換言之,要使用康文署旗下場地舉辦比賽的話,除了依靠體育總會外,亦可以通過與 NGO 或慈善團體、甚至區議員合作,盡早預訂場地。

經費龐大ㅤ商業贊助不可缺

解決場地問題後,自組賽事面對的另一難題就是成本。現時坊間的跑步比賽,即使是正常規模也動輒數十萬元籌辦,大型球類比賽宣傳費更要過百萬元。6 至 7 位數字的成本,對普通學生組織或民間機構而言,絕非小數目,此時,加入商業贊助元素似乎是最好辦法。學界籃球精英賽自從 2013 至 14 學年開始,引入品牌冠名贊助間接提升賽事規模。贊助商近兩年特意為精英賽推出紀念品,又邀請球員拍攝廣告,證明學界市場屬品牌其中一個龐大商機,過往曾舉行的田徑及游泳精英賽亦同樣獲得運動品牌贊助。如果想籌辦學界賽事的組織能尋求商業贊助,成本及宣傳費等問題相信能解決不少。接下來的裁判及人手等問題,應該也不難找到解決辦法。

10 月一度傳出的「取消 A Grade 球類賽事」傳聞最終只聞樓梯響,對一眾學生而言算是鬆了一口氣。但比賽能否如期在學年內完成,仍屬未知之數,同時探討更多籌組賽事的可能性也未嘗不可。民間自發,從來不是易事,要脫離恆之已久的制度創新更是難上加難。但過去半年香港人經歷如此難關下,仍可創造無數不可能,要「自己學界自己救」又怎會不可能?

 

文:麥景智、徐嘉怡、彭淬祺
原文刊登於 Sportsroad Junior Issue#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