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2019/4/23 - 16:41

【Junior.專訪】0.02 米的高度ㅤ楊文蔚從跳高追求完美

楊文蔚(Brian Ching 攝)

楊文蔚(Brian Ching 攝)

【體路 × Junior】香港「跳高女神」楊文蔚(Cecilia),大家對她的印象可能是 1 米 88 香港紀錄,可能是廣告界寵兒,又或者是一個有性格的模特兒,但 Ceci 今天擁有的每一個機會,都是「跳高」給她帶來,運動員若交不出亮麗成績,或許會有很多質疑聲音,對 Ceci 這個香港紀錄保持者亦不例外。面對不同的懷疑,楊文蔚從未想過要放棄這個使自己發光的舞台,因為跳高就是她的一切,就像她所說:「跳過一切阻礙,只要心仍在跳。」

「楊文蔚其實是一個很硬頸的,也是一個很極端的人,一係不做,一做就要做到最好。」這是 Ceci 對自己的評價。由街童變成香港跳高紀錄保持者,Ceci 憑藉著這股倔強,一步一步攀向自己的目標。跳過 1 米 88 後,迎來的是一段長時間的低潮,在亞運失利後,楊文蔚在 2019 年重新出發,嘗試挑戰這 0.02 米的距離,想要跨越 1 米 90 這個高度!

廣告

「楊文蔚其實是一個很硬頸的,也是一個很極端的人」

大家平日看到的楊文蔚,可能在跳高場上、在廣告板上,都是光鮮亮麗的模樣,但在脫下美麗的外殼後,跳高在她身上刻上大大小小的傷口和傷患,這些大家未必能看見。「我是一個很硬頸的人,一定要自己做好才可以休息,我真的很少去理會自己的皮外傷,這是使我現在仍在跳高的原因。」當年與 Ceci 齊齊在學界打拼的田徑運動員,大概只剩下林安琪和呂麗瑤,但就因為她的這種「死牛一面頸」的性格,令她能堅持在這個運動上。

2016 年 3 月,楊文蔚在灣仔運動場首次刷新香港紀錄,當日她跳出 1 米 81,花了 6 年時間衝破高牆,當日的情況仍然深刻:「 由第一次香港公開賽包尾,到逐步成績向上,到代表香港,破香港紀錄和亞錦賽摘銀,中間跨越了重重障礙,只要我的心還想跳,只要我的心覺得我可以過到,我就會一路跳落去。」

什麼是「完美」?是 Ceci 永遠都在追求的兩個字,怎樣的起跳是完美,怎樣的空中弧度是完美,自己可以衝破甚麼高度才算完美?令她不時陷入未做到最好的「痛苦」中,但她從未有想過放棄:「我覺得人的一生很難才可以找到自己擅長的事,有些人可能一輩子都找不到,但我很幸運我找到跳高,所以我不會輕易放棄,要我放棄一件事其實很難。」

0 或 100 的極端ㅤ楊文蔚的做人哲學

因為跳高,為 Ceci 帶來不一樣的生活,有機會拍廣告,有機會做模特兒走上 T 台,對於跳高,她有很多的感恩。「就是因為有很多機會都是跳高帶給我,所以我更加不會放棄,有很多人叫我不如退役,現在跳得不好,又有很多拍攝,但我就是很『忠誠』的一個人,我不會放棄自己喜歡的舞台。」

「我會認真對待每件事,我就是一個很極端的人,例如做功課一係 0,一但開始了就要完成,跳高都一樣,一係 0,一係 100,一做就要做到最好。」由 2 年前跳過 1 米 88 後,Ceci 至今未再有突破,但就如她所說,狀態好的時候,無論做甚麼都可以 PB(Personal Best),但目前她最大的課題,就是如何面對逆境:「在楊文蔚狀態好的一年,一再打破自己紀錄的時候,我真的以為自己成長了,但去到亞運那一年(2018),我才發現自己的不足,原來在面對一個很大壓力的比賽時,自己心理狀態是不夠好。 要看一個人有沒有成長,要看他在狀態不好時如何去解決,我目前正努力。」

仍記得亞運後的楊文蔚在田徑場失落的神情,她一直在努力,接下來將會面對 2019 首個海外大賽,4 月 21 日在卡塔爾展開的亞洲田徑錦標賽。「自己目前狀態不錯,但亞錦賽不想有太大壓力,希望做到練習時的技術就可以。但會期望自己在 7 月的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可以跳過 1 米 90,我亦向教練提議世大後在意大利練習一個月,嘗試爭取 10 月參加世界田徑錦標賽的機會。」「跳高女神」這個光環,對大家來說可能是一種讚美,但對凡事追求完美的 Ceci 來說,或許就是壓力,現在的她正學習在壓力中成長,讓我們一起期待全新的楊文蔚可以衝破 0.02 米的高度,達到她所追求的「完美」。

 

文:王藝霖
圖:Brian Ching 

原文刊登於 Sportsroad Junior Issue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