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UCI 公路賽坐姿新例 可以讓車手安心騎行?

2021/2/14 — 17:34

Credit: UCI Facebook

Credit: UCI Facebook

世界單車聯盟(UCI)最近宣佈一系列新規則,引發了不少單車手、教練甚至觀眾的爭議。當中和騎行姿勢有關的,是禁止單車手只將手肘擱在手把上,屁股只可以坐上座椅而非在車架上管上。違例者可以被罰停賽、世界排名積分和罰款。

這明顯是針對其中兩種公路車手讓自己和單車可以將風阻減至最低的騎行方式。將手肘放在把手上是計時賽和三鐵賽的流行騎行姿勢,但若果公路車本身沒有供手握的位置,萬一要在路上避險,車手將無法控制方向盤或者剎車。將屁股坐在單車架上管的「超級內收」(Supertuck position)姿勢一直都有很多單手採用,更由環法單車賽冠軍 Chris Froome 發揚光大。這樣的騎行的姿勢和另一個坐在車架上管的「上管守護」姿勢(top tube safe position)將身體完全蜷曲不同,「超級內收」姿勢會將車手和車架的重心推向最前,目的是在單車下山時進行可以繼續踏板加速,以 Chris Froome 以這姿勢成名的 2016 年環法賽第 8 站的統計數字,他下山的平均時速有 62.5 公里,最高速有 90.9 公里,就算路上卡到一塊小石頭,因為腳踏一直沒有停止而缺乏穩定性,也可以讓他在山上翻盡筋斗,粉身碎骨。歷年因為這個騎行姿勢而受傷的例子也不少,其中有 Phillippe Gilbert 在 2018 年環法賽的意外。幸好這次他受的是「小傷」,他除了不同部位的擦傷,他的膝蓋亦在意外中骨折,但也堅持負傷完成比賽。

廣告

而新例公佈的時刻,是正舉行的環波蘭公路賽期間。因為是新冠肺炎疫情後第一項職業賽,很多車手都因為「餓」了比賽良久,都在搶著上頒獎台的機會。荷蘭藉車手 Fabio Jakobsen 就在第一站衝線期間遇上嚴重意外。在下斜坡衝線一刻,各車手都在搶線,他被同樣來自荷蘭的車手 Dylan Groenewegen 惡意搶位被逼到邊線,最後連人帶車撞向圍板和一位賽事職員,整座圍板沒有緩衝功能,在受傷片段所見,圍板受撞擊的摺疊甚至有機會令車手傷上加傷。正在評述賽事的主持人目瞪口呆,良久都找不到一句話去緩和觀眾驚恐的情緒。接連的緊急手術,女友和家人的憂心忡忡,這已經不是能否可以在下一季能否拿到職業合約穿回車衣踏上公路的問題,而是下一刻他能否仍然活著的問題。

廣告

他被緊急送往急症室,發現頭殼裂了、腦袋受到震盪、鼻子崩了、下巴和上顎被削了一大塊、十顆牙齒掉了、耳朵撕裂了、控制聲帶的神經拉傷了、拇指斷了,屁股還留下一大片瘀青。也幸好是因為這大屁股,他撞倒的賽事職員「只是」斷了幾根肋骨。Dylan Groenewegen 因為事件被世界單車聯盟被罰停賽 9 個月。

Fabio Jakobsen 打算入稟控告肇事的 Dylan Groenewegen、波蘭賽會和世界單車聯盟疏忽致傷,當中在終點線的圍板關於車手安全的設計和組裝,和是否將衝線路段放在下斜坡位置將會成為訴訟主要觀點。

這事件和騎行姿勢有關嗎?不盡然。

更教人情何以堪的,是 Chris Froome 的「超級內收」下山姿勢,經過荷蘭燕豪芬科技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 Bert Blocken 在他的空氣對流隧道的實驗室測試顯示,其實有更多不用將生命作賭注的騎乘方法可以令 Chris Froome 在下山時在空氣力學上有更大優勢,但因為實驗室不能複製環法車手的速度,同時有無繼續有腳踏動作也會影響騎乘速度,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的,是 Chris Froome 不是單靠騎乘下山的姿勢得到該站冠軍。

如果要冒單車失事的風險,也未必可以賺到在公路賽所需要的邊際效益,專家建議用有更佳的空氣力學優勢,同時也比較安全地將身體重心向後靠而毋須繼續踏板的「上管守護」(top tube safe)姿勢,可惜這也是現時新例會禁止的動作。

不同專業車手的下山騎乘姿勢: (a) Chris Froome; (b) the late Marco Pantani; (c) Vincenzo Nibali; (d) Vincenzo Nibali; (e) Fabian Cancellara; (f) Peter Sagan. (photos from sporza.be)

不同專業車手的下山騎乘姿勢: (a) Chris Froome; (b) the late Marco Pantani; (c) Vincenzo Nibali; (d) Vincenzo Nibali; (e) Fabian Cancellara; (f) Peter Sagan. (photos from sporza.be)

而很多單車愛好者會問:「那,『超人式』呢?」荷蘭研究團隊沒有搜集這姿勢的數據,這姿勢明顯可以減少風阻的表面面積,但因為沒有辦法用腳踏再加速,所以最後的速度就只能看當天的的風向和風速了。

精英單車手在賽事中「玩命」的例子可謂司空見慣,也有不少家長擔心孩子會有樣學樣做這些危險動作。近日,新加坡頒佈的新的單車規則,正式要求所有在新加坡行駛的單車都要安裝剎車系統。

這是緣於早前一名 13 歲少女在組屋區六樓停車場試騎「梗牙 / 定速(fixed gear)」車時失足墮樓慘死,運輸部正式立例,就算梗牙車主要是靠向後腳踏剎車外,最少有一個輪子有安裝剎車系統。

新加坡有玩這種沒有飛輪沒有剎停的單車的人也不少,主要是年青人居多。除了真的用來代步,更多的是利用車子沒有飛輪的抓地特性做出不同的高難度動作。當官媒可以找來單車店東主說支持這項決定,保障騎乘者的安全,更說因為不少人需要為自己的愛車加裝剎車系統會帶來商機,但剎車的鋼線會令手把手再不能 360 度旋轉,直接影響用梗牙車的人如何做出花式動作;換句話說,加裝剎車系統有可能令原本踩梗牙車最有趣的地方完全被「廢武功」。

在 Dylan Groenewegen 撞倒 Fabio Jakobsen 的電光火石間,雙手握在把手和剎車上,屁股坐在座椅上,腳踏在踏板上,完全符合世界單車聯盟有關騎乘姿勢的規定。前者還要在賽道上的有利位置,根本用不著這些手段,以接近謀殺式騎乘去保證自己的勝利。

女孩在出事前只踏過幾次菜籃車。根據死因庭證供,肇事的車架不論怎樣將座椅調低,對女孩身高來說也是太大。連在騎乘期間有甚麼不妥都沒辦法踩到地下,當有同樣事件發生時,只靠一個輪子的剎車系統可以避免多少意外?另外,有比組屋六樓停車場更安全的練習場地可以減少意外嗎?

規則可以訂,但訂了的規矩從來沒有辦法改變這項運動就是要人依靠挺而走險才得到成功的心態。受傷風險減少了,卻失卻了運動本身的趣味性 — 有時侯,好人真的是有點難當。

 

參考資料:

Fabio Jakobsen Talks About His Crash For The First Time

Bert Blocken, Thijs van Druenen, Yasin Toparlar, Thomas Andrianne. “Aerodynamic analysis of different cyclist hill descent positions.” Journal of Wind Engineering and Industrial Aerodynamics, Volume 181, 2018, Pages 27-45.
https://doi.org/10.1016/j.jweia.2018.08.010.

Which cyclist hill descent position is really superior/ Froome, Pantani, Nibali

Girl died after being flung off fixed-gear bike at multi-storey car park in unfortunate misadventure: Coroner

No more brakeless bicycles on public paths and roads in future as Government accepts advisory panel’s review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