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學生會民主牆(資料圖片)

區塊鏈上建構中大學生會,可能麼?談 CUSUDAO

10 月 7 日,臉書「中大學生會 CUSU」專頁發出聲明,表示「接納學生會代表會全體代表請辭及解散中大學生會之議案。自此,歷五十一屆,堅持由民主程序產生的中大學生會,成為歷史。」其後,中大學生報與校友周保松分別指出,學生會「只是停止運作,沒有解散」,而除非「代表會動議修章,加入『解散』條文,再由全民投票通過」,否則會章根本沒有解散的條文。坊間回應很多,有人認為會章必須堅守,否則法治從何談起;也有不少認為今時今日按章執行已經不切實際。事件還在發酵。

對此,我有清晰立場,但此文想談的是別的:

在這個科技發達的年頭,不管中文大學學生會解散、停止運作還是一切正常,想要另起爐灶,建構「鏈上中大學生會」,可能麼?

CUSUDAO

首先得簡單說明一下何謂「鏈上中大學生會」。

區塊鏈是啥,不贅。「鏈上中大學生會」是指由中大學生組成的 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關於 DAO,我兩年前曾以〈區塊鏈共和國〉專文介紹,另還有十幾篇文章側寫。如果嫌〈區塊鏈共和國〉超譯,文友許明恩在《區塊勢》寫過〈DAO:區塊鏈上的數位「合作社」〉,解釋得更簡單明瞭。對,合作社。是不是讓你想起中大女工合作社,開始把相關概念串連起來了?

不妨這樣想像:過去 51 年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一直依附在中大的體制之下,如今,校方要求學生會直接向香港政府註冊,割席也。而鏈上中大學生會,則是不再按既定遊戲規則走,改向區塊鏈「註冊」。加上引號,是因為區塊鏈並不設進入和脫離的條件,即 permissionless,所謂「註冊」不含審批,但寫入的記錄人人可讀取,無人能竄改。

DAO 首現於 2016 年,就是我討論 DAO 都已經是兩年多以前的事了,兩年間區塊鏈相關技術長足發展,民間應用大幅增長,如果比特幣的價格算是指標,可以說現在比兩年前成熟了 7 倍;如果用以太幣價格作指標,更是 20 倍。如果說建構鏈上中大學生會是否「可能」,答案是肯定而清晰的。

相對於是否可能,倒不如談如何,有哪幾方面需要斟酌。議題眾多,展開來談,恐怕要寫一本書;這裡先抽幾點我認為最核心的,從會員資格、治理制度、價值載體、技術框架幾方面,蜻蜓點水談一下。

會員資格

中大學生會與多數其他學生會採取「當然會員制」,加上校方代為收取會費,保障了學生會的「經營」。說得學生會好像一盤生意,但這樣說毫無貶義,畢竟我自己也在學生會泡了四年。只是,雖然學生會的煩惱超多,但招收會員以及財務收入,從來不是煩惱之一。

50 年甚至更多年來的順風車,把部份學生的想像力也順便侷限了,就代收會費,有學生聽到某校長說「幫佢收係人情,唔幫係道理」(好喜歡講話如我般市井的這位仁兄,言簡意賅,毫不造作),竟然就覺得學生會沒法運作了。拜託,現在都甚麼年代了,一部手機一個 app 就能面向全球收費,「咁就畀條友大到」?

在學生會歷史中好長的一段時間,當然會員制是學生會懷疑論者最大的抨擊:「我根本唔想做會員,係你屈機。」正方當然也搬出大量理論支持,從公共行政到政治哲學,各種論述都不缺。

快跑題了,現有學生會應否採取當然會員制並非這裡的議題。要談的事,當半個世紀已經過去,當我們在一個政治、經濟、科技等領域已經完全不一樣的世界重新思考鏈上學生會,應否讓學生自由選擇加入,反過來,加入前又是否設有比如身份查核、繳交會費等先決條件,都是可以而且需要從零探討的課題。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CUSUDAO 不見得就要沿用傳統學生會的做法。

我們的神聖工作是拓荒

經歷過傾莊的,大概都感受過學生會那種最少假設、最深討論,凡事問到底的批判文化。比如,相對於理所當然地接受政權賦予的身分,身分認同正是學生會歷久不衰的議題。同理,學生會當中這個「學生」的身分,又是否只能由持有「香港中文大學學生證」這個由上而下的條件判定?如果有人因為發表正義言論被校方褫奪學生證(難道你還會覺得意外麼),他該同時被踢出學生會麼?邏輯上,那是以學生證判定身分的必然結果。

大膽假設,「學生」的身分,或者說會員資格,可以純粹基於是否認可共同體的理念,並履行繳交會費等基本要求來獲得麼?像這樣的一個 CUSUDAO,會員人數或許會比傳統學生會大減九成甚至更多,然而,每位都曾經思考過,主動加入的會員,參與度卻定必提升百倍。

(字數早就超了,但只談了一點。感謝讀到這裡,下周繼續談治理制度、價值載體和技術框架等面向。)

 

原刊於作者網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