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6/1 - 17:04

零基資安訓練營(四):一分鐘改變寫作風格,抹去語言指紋

資料圖片,來源:Volodymyr Hryshchenko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Volodymyr Hryshchenko @ Unsplash

為了提醒大家資訊安全的事項,我會選擇一些相對容易做到,用較易入口的方式去講解一下。選擇的項目不會太複雜,目標讀者是對資訊安全零基礎, 這個系列的名字,就叫做「零基資安」

以上這段文字,算不算是有些我的個人寫作風格呢?我傾向用句較短,又愛插入對話,標點符號通常是全形,還有些細微之處,即使我沒有注意,但讀者可能會有些察覺,這就是行文風格。在外國有一種職業,叫「語言法醫學」(forensic linguistics),就是憑著這些蛛絲馬跡,來找出行文者的真實身份。

在 2013 年英國有個「新進」作家 Robert Galbraith 推出了《布穀鳥的呼喚》(The Cuckoo’s Calling),但杜肯大學的語言專家用他花了十多年時間改良的軟件來分析小說文本,檢查相鄰單詞的序列,最常見的單詞,以及作者對長短詞的偏好,最終判定該書的真實作者,是《哈里波特》的作者 JK 羅琳。

廣告

我先用文首的文字做示範,改變其行文風格,第一段是原文,第二、三段是改變行文風格後的結果。

(代號 ORIGINAL)

// 為了提醒大家資訊安全的事項,我會選擇一些相對容易做到,用較易入口的方式去講解一下。選擇的項目不會太複雜,目標讀者是對資訊安全零基礎, 這個系列的名字,就叫做「零基資安」。//

改變行文風格及抹除語文指紋,範例一:

(代號 CEC)

// 為了提醒大家信息安全,我將選擇一些相對容易實現的方法,並以相對簡單的方式對其進行說明。 所選項目不太複雜。目標讀者是信息安全的零基礎。該系列的名稱稱為 “基於零的安全性”。 //

改變行文風格及抹除語文指紋,範例二:

(代號 CETTC)

// 我將選擇一個更容易向所有人解釋信息安全的方法,並使其更容易解釋。 選擇的項目不是很複雜。 目標讀者是信息安全的零基礎。 該系列稱為 “基於零的安全性”。 //

這三段文字,雖然有點 lost in translation,內容大體上相同,但用字風格,句子長度都有分別,到底是如何做到呢?就是用 Google Translate,範例一是把文字從中文轉英文再轉回中文。範例二則是從中文轉英文轉土耳其語轉土庫曼語再轉回中文。

大家不妨把自己寫過的文字,用這個方式轉換,肯定連自己也看不出是自己寫的文字。好了,這篇文章只是探討如何改變寫作風格及抹去語言指紋。但為甚麼要這麼做呢?原因很多啊,例如你想以匿名方式去論壇貼文,又或是想用一些較不像自己行文風格的文字寫回覆。

如果你根本沒有這個需要,或者不認為這是「資安」小技巧,那麼就當作文字遊戲吧。

 

零基資安訓練營系列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