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 Bitcoin Pizza Day 的主角

2010 年 5 月 18 日,當時 Bitcoin 推出一年多,程序員 Laszlo Hanyecz 在古早論壇 bitcointalk.org 以 10000 Bitcoin 徵購兩塊 pizzas,連洋蔥、青椒、蘑菇、番茄、香腸等配料的需求都寫得一清二楚,相信是一位很好的程序員。四日後,即十一年前的今天,Hanyecz 在自己的帖子下留言,成功以 10000 Bitcoin 買得兩塊 pizzas,圖文並茂

區塊鏈編年史上,把這個特別的日子稱為 Bitcoin Pizza Day。

主流媒體對 Bitcoin Pizza Day 的報道,當然是針對事件最多汁那部分:10000 Bitcoin 到了今天,足以兌 5 億美元,即 2 億 5 千萬一塊的薄餅,嘲笑一下故事的主角。如此有噱頭的新聞,豈有不爆之理。

然而,Bitcoin Pizza Day 的真正意義,顯然不是有人花了後來變成天價的資產買薄餅而後悔莫及,而是這宗交易讓 Bitcoin 首次買到生活所需,增強了這種資產的「金錢性」1。資產要流通才能產生價值,這是簡單的道理,十年後 Hanyecz 接受訪問,也大方說並不後悔。我沒法代表當事人,也沒有那麼極端的經歷,但也可以分享類似經驗。

話說 2019 年 9 月我首次在民間學院教授「區塊鏈社會學」,為了讓大家試用 Compound DeFi,第一課就給 25 位同學每人送上 0.05 ETH,現時市值 200 美元,相當於整個課程的學費。但這宗「蝕本生意」絲毫沒讓我感得鬱悶,只要這 25 宗交易能讓學生接觸到區塊鏈從而開竅,就絕對比把錢留在我的錢包來得有意義。

在 Bitcoin Pizza Day 之前,雖然 Bitcoin 已經在小範圍比如網站 www.bitcoinmarket.com 跟美元兌換,但直接買到食物又是另一重意義。與其說造就這宗交易的 Hanyecz 是苦主,不如說他是 Bitcoin 成功的漫漫長路上的一位英雄。

選擇哪個角度報道是議題設定,甚或說是新聞自由也無不可,然而如果把 Hanyecz 視為事件的唯一主角,卻是邏輯上的客觀錯誤。事實上,除了以兩塊薄餅換得 10000 Bitcoin 的配角,我們每個人都是 Bitcoin Pizza Day 的主角。如果嘲諷 Hanyecz,卻連自己做的抉擇跟他一樣都意識不到,無疑笨得可以。

此話怎說?在十一年前的今天,我們每個人都在 25 美元(或者等值其他法幣,當時兩塊薄餅的市價)和 10000 Bitcoin 之間,選擇了前者 — 除非你騰不出 25 美元,或者還沒出生。是的,你很大機會沒有刻意去做這個選擇,但我們的(不)行動產生了這個客觀效果,正如我之前寫過〈所謂「我不投資」,就是 all in 投資在法定貨幣〉2 同一道理。你沒有動作,但你已經選了;就好像自命中立的人,已經選擇了配合體制一樣。

以上說法或許似非而是,的確,那雖然是事實,但並不符合一般人的直覺。姑且換一換場景,看你又會怎樣決定?假如現在你想買兩塊共值 25 美元的薄餅,可以選擇用 Bitcoin 或者美元買,你會怎樣選?多數人學乖了,這次會說用美元。可是,除了買薄餅的錢,如果你還有另外 25 美元的閒置資產,但沒有把它兌換成 Bitcoin,那麼你的決策既不一致,也不理性;如果十年後 Bitcoin 兌美元為一百萬,那麼,你將又一次不知不覺之中,成為了 Bitcoin Pizza Day 的主角。

資產是流動的,世界是動態的,絕對的穩定並不存在。我們每分每秒都在做決定,我們的每一個行動或不行動,都可能在後來產生極大影響,只是當時並不一定意識到。

面對大環境,永遠不要以為我們沒事可做。

* 原刊於 2021.05.18 蘋果日報專欄 #decentralizehk

圖片來源

作者網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