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其他社媒也一樣不安全 只是令權力適度分散

2021/1/14 — 11:49

The Matrix 劇照

The Matrix 劇照

最近全球網民受各種環球政經事件觸發,signal 和 mewe 等非 Zuckerberg 服務,開始多人。

我是不相信世界有淨土的,如果懷著這個幻想去轉場,你到頭來還是會失望。說 WhatsApp 會分享資訊給 Facebook?沒人會喜歡自己說話時會被監控,但事實上網絡上沒有事物是安全,當你覺得某些服務比較安全,那通常是陷入更大的幻覺。

例如深網,即所謂不公開網絡,很多人在上面販毒、買賣奇怪商品、出暗花,貌似比較隱匿,但深網和網絡都是由美國弄出來,CIA 為了隱藏自己,就將技術流出來,讓外面的人都參與一些,將官方活動大隱隱於市,好收集更多情報,喜歡時可以抓人,更喜歡時自己也可參與販運。所以深網浮面的時候,風靡了很多網絡技客,彷彿找到了真正的伊甸園,但幾年下來的總結,是深網更加不安全,因為裡面潛伏的政府力量其實更多。

離開某些網絡服務,不要懷抱一天光哂的想法,正如移民為了生活更好是合理,但不要以為外國就沒有共產黨。怎麼用網絡,在乎的是你閣下的身分。為甚麼外國毒販熱捧 Nokia 3310,除了必要時可以用來做武器,更重要是它甚麼都沒有,沒有網絡、沒有 GPS;但如果你是一般人,究竟 CIA 或者中國黑客知道你和朋友聊的明星八卦、家常便飯,有甚麼用?反過來說,你在 signal 商量怎樣搞恐怖襲擊就安全了嗎?安不安全是相對的,沒有絕對;如果你是拉登,你用 3310 都未必安全;那你是革命份子嗎?如果是,你要進修網絡資訊如何運作,但如果不是,你也可以為制衡 Zuckerberg 供獻一分力量,但你的資訊其實沒你想像中的那麼有價值。

你要抱著網絡上任何活動都會留下數碼足跡的覺悟,你要追求的不是某種服務,寄望它會保護你,你甚至要作好任何服務商最終都會出賣你的準備,並超前部署,讓這些足印就算變成呈堂證供,都不會有過度危害。

Facebook 曾幾何時都很親民,當時你說甚麼都很少有人刪你帖、封禁你的帳號,正如毛澤東也說過中國要分成二十多塊,但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Signal 和 mewe 也許會有一天如此,只要它們有一天也獨大了。始終現時網絡的底技術還是線性的,完全將身影隱藏是不可能。網絡服務商不出賣你,那 ISP 呢?很多網絡供應商的基建其實是華為製,你可以用 VPN 設多一重屏蔽,但 VPN 也是人搞的,也會出問題。

那網民轉場是否毫無意義?其實還是有意義,因為多立一些山頭,讓 Zuckerberg 無法完全壟斷資訊,要他們面對越大越大的反審查壓力,就反映在用戶流失或者在野派軟件的新增長。對待網站服務和對待從政者也一樣,扶起新人不是說完全相信新人不可腐化,只是制衡壟斷力量的手段,也鼓勵新技術的研發。因為舊社媒已不安其位,不只是提供平台,而是深度介入甚麼資訊可以散發,還擔任真理部的職能,開始用自己的權力定義甚麼是真實 (fact)。讓其他服務嘗一點市場力量的甜點,也是分散投資,分散投資就是分散風險。至少在 Facebook 禁你言的時候,你還有其他發言渠道。

造起一個勢,就鼓勵新技術。現在已經有人出聲,要建立下一代互聯網。技客總有一顆追求自由的心,他們總是追求回到盤古開初的互聯網,那是一個無王管的汪洋大海,而不是今日由很多巨頭所劃分的專制城邦。

這一波可能瓦解 Zuckerberg 的霸權嗎?看來不容易。因為霸權是由中老年人形成的,技術門檻是一回事,黏度和慣性又是一回事。很多人不看 TVB,但其他的很多人還是繼續貢獻慣性收視的,如果你要接觸到這些人,還是要用 Zuckerberg 。這些年來太多人的陣地建立在上面,是一個輿論力量。而如果 Zuckerberg 的系統完全由藍絲訊息主宰,看來也不是好事。畢竟使用一個服務軟件,不是講真心,而是講功利。他滲透你,你也沾他有用戶群的便宜。

移民這件事早就出現過了,以前有一班甩皮甩骨人走去了 Mastodon ,最後都是自己圍內打飛機。當時沒有環球氣氛,移的人也太少,完全去中心化也會減少累積力量的速度,最後過不了成長的臨界點反而又是被建制社媒瓦解而夭折。

最終人在網絡上也有公私兩面,甚至千面。要接觸大眾和慣性收視,要多看不同的資訊,你還是不可避免要跟不同大公司打交道;我的世界又不是小和脆弱到需要劃界圍爐,所以我對於某種政治立場 / 喜好的人自己建立一個社交平台的概念,一向沒有信心。網絡是現實,因而沒有童話。沒人會保護你,沒人會永遠待你好,江湖就是與敵同行的世界,如果你尋求沒有敵人或者任何滲透的世界,你其實不適合使用網絡。

作者 Patreon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