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1/5/7 - 20:48

競投這回事,記蕭雲「我們的獅子山」NFT 一事

OpenSea 網站截圖

OpenSea 網站截圖

最近在區塊鏈的世界上,有兩個題目較多人討論,一是儲存資料及影片平台,這些平台在極權下的發展特別蓬勃。另一個話題是「非同質化代幣」,此詞的中文及英文全名都翹口難讀,直接叫 NFT(non-fungible token)更為方便。

所謂「同質化」,即是交易的時候,不理會物品之個性。例如我用匯豐銀行的五百元,換你渣打銀行的五百元,兩者沒有分別,就叫做「同質化」。但如果五百元鈔票的號碼含有 888888, 那這張鈔票跟其他五百元鈔票的價值就不同,這樣就叫「非同質化」。

如果有人仍然不明白,認為區塊鏈上的 NFT 圖像,與任意下載的相片沒有任何分別,那就再說一個例子。電影《十年》導演團隊之一的郭臻所製作的《夜更》,當中有一幕,女學生坐的士,把身上僅有摺疊成心形的五百元紙幣支付車資,女孩看著五百元鈔票依依不捨,正是因為這個摺疊成心形的五百元,看來是承載著一段故事,記述著一個人的故事。對她來說,這張心形鈔票的價值,與一張普通的五百元鈔票就不是「同質化」。

廣告

因為比特幣的吸引力,發覺身邊不少人誤以為區塊鏈上只能存放金錢相關的資產,其實同樣的鏈,可以存放影像,記錄照片,反正都是數據。把相片放到區塊鏈,跟普通下載的 jpg,看起來都是一樣,但在區塊鏈的 NFT,能看到其過去及現在的擁有者,資料不可銷毀,不可竄改,這就是其價值所在。競投 NFT 這回事,大概總帶著愛,既是對創作的支持,也是對其理念的支持。

最近我自己也參與了人生第一個競投 NFT 的活動,LikeCoin 團隊在 2021 年 5 月,協助公民寫作人蕭雲(或朝雲),把他拍攝的〈Our Lion Rock 我們的獅子山〉鑄成 NFT 拍賣。回想當初開始接觸區塊鏈,正是 LikeCoin 團隊為我點了盞燈,照亮了路。而蕭雲則是我最敬佩的社運寫作人,其文字之細膩,其為人之真誠,總是打動我。這次拍賣由蕭雲發起,收益捐給支援香港人的組織。蕭雲自己則說:「希望能夠幫助到香港與同道。」

拍賣的平台為 Opensea.io,先要連結密碼貨幣錢包,這次我使用的是 Metamask Crypto Wallet,但在電腦的 Chrome 操作時略有問題,似乎用手機版較好。

Metamask 錢包裡沒有放錢,所以要先用另一個交易平台(這裡省去平台的名字),把美元穩定幣轉成以太幣,把以太幣傳送到 Metamask,再把以太幣轉換成 wETH(wrapped ETH,即「包裝過的以太幣」),符合 ERC-20 標準,之後才能參與拍賣。

我首次競投的價錢為 0.1 以太幣(約 340 元美金),及後與不同的人競價,最後投至 0.4 個以太幣(約 1,360 元美金)。後來有朋友私底下聯絡我,想與我合力競投,所以我把原來的競投名字,由 pazukong 改為 pazukong_etal,et al 即 et alia(拉丁文:及他人的意思)。

在競價結束前半小時,我和朋友的出價去到 1 個以太幣,約是 3,400 元美金,以為勝券在握,便去睡覺,發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有人出了更高的價錢。醒來之後,才發現原來在拍賣結束前一刻,真的有人出了更高的價錢,以 1.05 個以太幣(即 3,570 元美金,27,668 元港幣),投得了蕭雲的作品

競投雖然失敗,但我沒有失落。這次拍賣的收益,本來就是用來支援香港人的組織,任何人拍得,也是值得高興之事。這位有心人名叫  Thomas Lee 湯瑪斯,是一位香港、台灣兩邊走的創作人,在此恭喜他!我本來打算用來競投的費用,則會用不同方式捐給其他機構。

無法確定這次是不是香港第一個 NFT 競投,不敢把話說得太盡,但這個肯定是香港其中一個最早期公開競投的 NFT 之一,留下幾點使用的筆記:

一,對於從來沒有接觸過密碼貨幣世界的人,從零開始去參與競投,較為困難。這就收到不少朋友向我查詢如何參與競投,但我自己也只是見步行步,難寫逐步教學。

二,從交易所把以太幣轉至非託管錢包(例如 Metamask),這個過程很直接。

三,但是後來要先把以太幣轉換成 wETH(包裝的以太幣),以符合 ERC-20 的要求,這個過程需要花些礦工費(gas fee)。

三,首次競投,亦要支付礦工費。

四,如果稍後取消競投,同樣要支付礦工費。

五,如果只是增加競投金額,第二次開始就不用再支付礦工費。

六,但競投的金額,要超過上一次金額的 5%。如果不是太確定需要增加多少競投金額,最好是在錢包裡預多一點加密幣並一次過做好包裝(wrapped),以免把幾個過程拆散來做,要消耗額外的礦工費。

七,其他創作人如果想把作品鑄成 NFT 拍賣,應把礦工費考慮其中。如果礦工費高過拍賣品所得的價值,那就要自己衡量是否值得(因為 NFT 有一些難以用金錢來衡量的價值,所以即使 gas fee 高過競投金額,也有可能是值得,要自己衡量了)。

至於 NFT 競投能否為香港其他藝術人帶出一條新血路,我無意作任何預測。只能說,慶幸自己能參與這次競投,雖然最終沒有投得,但總算是感受一下這個自己未知的領域。

 

相關連結:
蕭雲(朝雲)的 NFT
LF2 念念不忘 NFT 必有迴響(文:高重建)
競得蕭雲作品的 Thomas Lee,其 Instagram

作者 Patreon / Facebook / Me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