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網絡小習慣與現實大問題

2020/7/15 — 17:34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港區國安法」實施,官方極力希望香港能「二次回歸」,但好些網絡上的配套卻為大家所忽視。最近,一位朋友的分享尤其令我深思。

朋友為其內地業務之企業法人,某些政府機關的手續需要實名認證,本來只需動身到當地走一趟就可辦妥,惟疫情之下,難以親身到訪,故不得不借助網絡工具,下載相應的認證應用程式來完成。如此聽來,似是輕而易舉,卻令他苦不堪言。

首先,他搜尋多遍亦找不到該應用程式,查問之下,才發現有下載地區限制,唯有將自己的蘋果電話的地區設定改變,但仍未能找到;及後,他找來了一部 Android 電話,在內地的「安卓市場」中下載,但因為保安設定的問題,下載前就再被「存在保安漏洞」、「須承擔相關保安風險」等提示訊息嚇一驚,只是任保安風險如何大,為著完成認證也不得不下載,怎料成功下載後的第一步已觸礁。

廣告

原來該程式要求用戶填上身份證號碼,但因為內地身份證號碼的格式,與香港的身份證號碼、回鄉證都不同,結果多番嘗試,依然不成功;而朋友亦進退兩難:既不能回內地解決,又因為身份證號碼不符,不可透過這應用程式完成相關手續,而萬一這事不能在 7 月內完成,他就會被列入該政府機關的黑名單,往後在營商、融資、出行等都會大受影響。

這事看似只是網絡工具應用方面的不方便,但深思一下,它在中港融合這事上其實大有啟示。

廣告

長久以來,香港都是華洋雜處,借助這特殊中間位置的優勢來發展,所以香港人既能看簡體字,說普通話,又說得一口流利英文;一邊在用 WhatsApp 時,也可同步用 WeChat,左右逢源,如魚得水。而「港區國安法」的出現,令不少人慨嘆香港的特殊位置不保,變成「兩面不是人」的局面 — 既無法留住外國人才和資金,又無法真正與中國融合。

有人將「港區國安法」定性為「二次回歸」,但其實無論是實際回歸、法制回歸,網絡工具的用戶習慣都比想像中重要,不得不認真審視。假如現在不能好好處理,就算香港人願意採用內地的工具、擁抱內地的發展機遇,不過就連啟用應用程式的第一步都未能成功跨過,又如何是好?

要香港人將應用 Google,Facebook 為主的用戶習慣改變,並非完全不可能,但內地的供應商亦要兼容並濟;在商業角度出發,特別為香港市場制訂一套做法固然不合符經濟原則,不過若不行此步,要令香港這個仍「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城市全面融入中國,則有相當難度。由此,互聯網用戶習慣的小差異,隨時會變成大問題。這小習慣,影響的實在遠比大家想像中來得更多、更大。尚有甚麼其他具體影響?下次再談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本文 7 月 15 日刊登於《明報》專欄「財科暗戰」,上為加長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