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製圖

【解讀 NFT】NFT 及「價值化」—《時代雜誌》個案分析

知名媒體集團《時代雜誌》TIMEPiece 系列的商業模式,借用 NFT 和區塊鏈技術,將一些現有的商業招數組合應用,令該 NFT 系列作品被極速掃清的同時,更掀起了一陣討論,名利雙收。不過,TIMEPiece 系列的意義,其實在於它親身上陣,指出了一條「價值化」的出路。

要理解「價值化」為何重要,先要明白《時代雜誌》當下的窘境。

沒有人會質疑《時代雜誌》的江湖地位。創刊於 1923 年的這本老牌雜誌是全球政經大勢的重要指標,但在這個由社交媒體主導民眾資訊接收的時代,它亦如其他媒體一樣:每分每秒在努力生產內容,並以這些內容來爭奪讀者的關注和訂閱,再以此來吸引廣告商,只是,當人人都被免費資訊餵飽,就不會有衝動真金白銀去用錢訂閱;而就算擁有龐大訂閱社群,卻不等於你能將人數化成財路,到頭來,訂閱數、會員數只不過是一堆令你空歡喜的數字。

但 NFT 的出現,卻為這事帶來改變。

它首先是為「舊」資產賦予「新」生命。三款以其經典封面為設計的 NFT,不單將現有資產重新包裝,更將本來的剩餘價值變成新產品的賣點,點石成金 — 而且回頭看看身後那累積了近百年的編採數據庫,類似的「石頭」,多不勝數。其次是會員資格的重新定位。就如上次所言, TIMEPiece 系列的每件作品都代表著 Time.com 的會員資格,可以瀏覽網站內容和參加不同活動,而 NFT 的特性不但可以令擁有者享有「永久留名」的優越感,連同該 NFT 作品升值的想像空間,這些會員資格不但獨一無二,若能以拍賣價成功入手,隨時是「物超所值」。雜誌在出售 NFT 作品的同時,亦為會員資格增值。如此看來,《時代雜誌》在行銷策略以外,銷售的內容同樣也是新瓶裝舊酒,只是在 NFT「加持」下,這些舊事物的價值亦被改寫。

未與 NFT 拉上關係的《時代雜誌》,有的只是內容和訂閱人數,而就算內容更好、訂戶再多,也只能遵循舊經濟的固有模式去逐步營利;但當引入 NFT,這種新商品直接介入了雜誌與讀者間原有的平淡關係,舊內容可以增添新價值,會員資格更有了難以取代的優越性,兩樣舊事物輕易生出了新價值。《時代雜誌》的成功必定會引起關注,令其他有內容、有流量的媒體快步跑入這個 NFT 新戰場。不難預計,媒體之間的競爭將會進入一個新階段;但精彩的是,NFT 為媒體指出一條明路的同時,也在向其他手擁大量內容又或是持續產出新內容的網站友善揮手,低頭默默做好「本業」的你,或者是時候抬頭,接好這早已伸出的橄欖枝。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