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無懼學運低潮 理大新生因理大圍城選學生會:想做返啲嘢

一年多前的 2019 年 11 月,中大與理大先後發生大規模警民衝突,其中理大圍城事件共千多人被捕,未成年而被登記身分人士則逾 300 人。

一年多後的今日,理大學生會內閣「煥曜」宣布當選,預計未來將與中大內閣「朔夜」成大專學界唯二沒有「斷莊」的學生會。與中大學生會「老人莊」(全為三年級以上學生)不同,理大內閣 17 人中有 12 個是 2019 年尚未成年的新生,包括會長及兩位副會長。

剛當選的理大學生會會長,是因光頭而被莊員戲稱似 YouTuber「Bob 叔」、一年級新生胡偉權(Alan)。對於被指是經歷示威疫情停課的「最慘一代」,Alan 苦笑承認。三人說,他們不只沒有正常的高中生活及「U life」,更曾看著同學於直播被警員壓在地上、好兄弟因被控暴動而沒回校、朋友於反送中期間輕生並留下革命遺言…

這樣因極權而被迫屈曲變形的青春,卻正是促使他們走上學運路的原因。

左至右:外務副會長張心怡(Miko)、理大學生會會長胡偉權(Alan)及護理學的副會長鄭斯敏(Janet)。

三個新生的運動傷口

被莊員及網民稱作「理大 Bob 叔」的 Alan 總是掛上微微笑臉,雖然外表成熟,但其實他只有 18 歲,因「阿媽話有個仔光頭會旺財運」而持續光頭十年,現正修讀屋宇設備工程一年級。問及他選擇理大升學與「理大圍城」事件有沒有關係,Alan 立即肯定地回應:「(有)關!」

事實上,2019 年 11 月 17 日「理大圍城」首日,正是 Alan 的 17 歲生日。

Alan 一個自小學認識的好友在「理大圍城」中被捕,其後被控暴動,當時還只是中六的 Alan 負責為他聯絡家人及校方尋找法律支援。回到學校,好兄弟的座位丟空近半月,Alan 自言當時心情焦躁,同學好奇詢問發生什麼事,他只得代為推搪:「可能佢屋企有事啫。」

生日變成大搜捕日,Alan 坦言對「理大圍城」印象深刻,而理大校園也成了他心中沒法忘記的地方。

一年級英文系的外務副會長張心怡及護理學的副會長鄭斯敏(Janet)同樣經歷朋友接連被捕。Janet 回憶,中六時曾在直播中看到同班多年的同學頭顱被警員壓地、面罩遭扯開的情景,如今仍記得當時震撼;而 2019 年在讀副學士的心怡則指,有十多個朋友於前兩年先後被捕,更有家人的朋友在反送中期間輕生,留下「香港需要的是革命」等遺言。

「當時我啱啱考完 DSE,我屋企人喊住同我講(朋友輕生),我第一下係呆咗,都未識喊、未消化到,個震撼係前幾日我先同佢出去行完,今日佢就過咗身…我覺得,自從 6 月參與咗(運動)之後,自己個人生軌跡已經唔同咗,之後又有朋友喺理大被人拉咗,我會覺得自己安全好似已經係辜負緊佢哋。」心怡說。

只有 18 、19 歲的三人異口同聲地形容,自己因目睹朋友犧牲而「想做返啲嘢」。

理大(2019.11)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未來工程師、教師、護士的覺悟

近日各間院校頻頻有學生會幹事被校方或警方追究,包括日前中大學生會臨委會會長區倬僖,被指與中大撒粉案有關、於宿舍被警方拘捕;科大學生會會長麥嘉俊、內務副會長勞啟浩因舉辦周梓樂追悼會等,被校方勒令休學一學期;浸大學生會前會長方仲賢則再因藏有鐳射筆被捕;而理大學生會會室去年亦曾遭警方進入搜查並帶走數台電腦,當時有傳警方是想索取箭藝學會會員名單。

三個新任理大學生領袖修讀的科目,指向的都是高薪穩定的專業工作:英文教師、屋宇工程、護士,但醫護和教育又是近年最受打壓的行業,單單曾任學生會未來可能已可成為被「釘牌」的理由。

Alan 直言,當初第一志願是政治系,但家姐一直力勸他想清楚,「佢見到好多同學上街、上學生會被捕,所以好擔心我因為政治而斷送前途」。他形容選擇工程本來就是一個妥協後的決定,故在參選學生會一事上便不願再跟家人妥協,「我已經無揀到想讀嗰科,唔想連課外時間都同政治脫節」。

而自小希望成為英文老師的心怡,則希望未來教導學生正確的公民價值觀,甚至民主理論,她說話時眼中充滿熱情。記者直言「你咁樣好易被人釘牌喎」,心怡只笑笑說自己沒有太多想法。

仍讀一年級的三人對「政治成本」似未太強烈的體會,更多是聽到前人的勸退,然後笑笑地繼續一意孤行。Alan 在訪問中反問「我哋會唔會變成『condom』呢?」思考數秒後苦笑,「應該都會嘅,因為感覺到大家而家真係 cool down 咗。不論網上定現實,見到好多人被捕都係『哦,noted with thanks』,已經無晒 2019 年嘅熱情。」

那為何還要上莊?他俐落地回答,「咁多人為香港而拋頭顱灑熱血,我仲計較呢樣唔做得、嗰樣唔做得,我覺得無意思。…我會話,真係唔可以袖手旁觀囉。」

三人原本修讀的科目,未來都是從事最高薪穩定的專業工作:英文教師、屋宇工程、護士,其中醫護和教育更是被政治審查最厲害的行業,單是曾任學生會可能已可成為被「釘牌」的理由。

「最慘一代」

三人早已知道,今年八大只有理大、中大有內閣出選,心怡直言估不到「斷莊」情況如此嚴重。「大家成日話無畏無懼,但其實喺呢啲地方上就睇到,大家真係會驚。」

同樣因為大學之戰,兩間大學一群學生決心肩負重擔,但在「後國安法時期」,口號、訴求、本土論述全部不能宣之於口,大學學生會在政治上的功能是否也因而所剩無幾?

「好多人仲摸索緊學生會未來有咩可以做,上莊成日話,『你而家做嘅嘢唔會即刻有效果』,就算以前開街站、派傳單講本土,都唔會即刻有效果,但都要做,做咗之後就有人會開始改變。呢個係支持我堅持上莊嘅原因。」心怡說。

理大學生會內閣「煥曜」最終以 1484 張贊成票(85.5%)當選。Alan 表示,感謝每一位投票支持及反對「煥曜」的同學,令內閣明白自己仍有不足及改進空間,「煥曜定當堅守底線,克盡己任,面對強權絕不退縮,勢與港人同行」。

反送中運動不知不覺已遠去,香港的政治氣氛、制度,甚至法律都已大變;但至少「最慘一代」也由 2019 年被擔心保護的未成年人士,變成今天決心「扯大旗」的學界領袖。

左至右:外務副會長張心怡(Miko)、理大學生會會長胡偉權(Alan)及護理學的副會長鄭斯敏(Janet)。

文/莫曉晴

攝/Nasha Chan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