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拯救我們的只有自己

2015/8/3 — 20:11

劉遵義 (圖片來源:ntu.edu.tw)

劉遵義 (圖片來源:ntu.edu.tw)

【文:王澄烽(中大學生會會長)】

港大校委會一眾委員以其泰山壓頂之勢,不跟程序地繼續以「等埋首副」為由,拖延副校長一職的任命。校委會本為議事之地,如今竟可不跟規則、龍門任搬,淪為權貴遊樂場,談何議事? 要求公正的聲音不被聽見,欲議事之人不得議事,終在不得已之下,學生唯有進入議事廳。面對校園被政權侵蝕,闖入議事廳實屬無可厚非,更比不上制度的暴力。

劉先生簡直就如「民主鬥士」般,文中說「大學是研究、教育和學習之地,是自由開放地交換意見和進行理性論述之地。」劉先生道出了我們的訴求,今天我們要走到這一步,擔心的就正正是大學變得不再自由,不再開放,成為政權的洗腦工具。要保護當今已岌岌可危的院校自主、學術自由,就必須要「廢除特首校監必然制」,以及要港大校委會好好跟足程序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雖然劉先生說得出如此大道理,卻無視香港高等教育一直以來的種種劣行,使得連粗口都比你說的大道理更有意義。

廣告

沒有錯,成王敗寇、願賭服輸,但前提是制度本身是否公正。現在港大校委會把早早設下的程序都打破,如今還搬出「等埋首副」這種荒誕的理由,怎麼能服眾? 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你的人,點同你打?

從劉先生的咀臉可見,如今要拯救社會,靠的只有自己。劉先生今天站在高處教訓學生,我們實在誠惶誠恐。我們高攀不起要你的拯救,亦不需要你紆尊降貴,只希望你不要再貓哭老鼠,好好回去做你的政協就好。就如我城未來命運一樣,我們從來沒有指望過這班摸著紅酒杯底、大談自由民主,卻指罵學生為廢青、暴徒的權貴,會為我們爭取甚麼。拯救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

廣告

請劉先生見諒,我不夠大量,最多只能稱呼你作「先生」,而「前校長」一詞實在難以啟齒。

(閱畢劉遵義先生評728圍堵港大校委一事的鴻文後,難忍心中一股衝勁,不得不把感覺以文字記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