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舍堂次文化雜談(上)迎新與仙制

2020/9/11 — 16:13

香港大學校徽

香港大學校徽

今日有朋友 send 呢段片過嚟問我:「嘩 HKU 啲 Hall 係咪真係咁㗎?好癲呀!!」談起大學舍堂,真係一講啲回憶就番哂嚟。我 Year 1 做過 Freshman、Year 2 上莊搞 Hall O、Year 3 做組爸組媽(但 Year 3 Sem 2 就 quit 咗 Hall XD);但唔計讀碩士,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離開咗大學一段時間,可能同而家 Freshman 過的 Hall O 已經有一段距離(不過聽落三大 programme 模式都係差唔多,似乎改變不大)。究竟 HKU 啲 Hall 係咪真係咁「恐怖」?

片中所談的都係真實的,而且已經是好少少的情況。一日瞓到 2-3 個鐘已經算好,1-2 個鐘或者通一兩晚頂都有聽過。唔知而家有無,但我有聽聞有啲 Hall 會要求 Freshman 有最 minimum 的瞓覺時間,我個人就相當贊成。另外所謂 10 日迎新,其實唔係 10 日,應該是夾埋 11 日,因為仲有所謂 Day 0(諗番都覺得好癲,點解要咁……)。因為文太長,決定分上下兩篇刊出。

廣告

談迎新 — 係咪真係有必要係咁?

迎新是 Hall 的大事。尤記得當時有不少 Freshman(即係我) 分享時用「入 Camp」這個字眼,換來的是一眾 OC(Organization Committee)D9:而家唔係「入 Camp」,呢個唔係「Camp」、唔係「宿舍」、係舍堂(記住係大鬧人嘅語氣)!要講「過 O」、唔係「O Camp」!但完咗迎新,其實有不少 OC 都直認自己 9 鬧;最慘的是,我當時作為 Freshman 以後見到 Hall 莊班人都有啲驚,呢個是第一印象埋下的結果。

廣告

有關 Cheer Practice,大家真係唔好當玩、做得唔齊唔好又係俾人 D9。美其名是為士氣、但諗深一層真係以為自己去咗軍訓營咩,烈日當空下不斷 dem 不斷 dem 真係人都癲。我自問手腳協調相當好就 dem 得唔錯、比著啲手腳唔協調嘅人,真係學得好耐又好辛苦、仲要起一個好高壓的環境下學,10 日學成 40 個鐘,為的竟就是要「為 Hall 付出」、「加強歸屬感」?真的講唔過去……

有關 HMO,其實講真係真係唔係個個 D 嘅,至少當年我做 Freshman 就無被 D。HMO 通常是迎新中段活動,因為搞手會透過頭幾日活動睇下 Freshman 表現,再決定會唔會起 MO 度「教育」下你,其實簡單講就係睇你服唔服從、接唔接受 Hall 的呢一套。

我最不能認同迎新的有兩點:1. 學嘢係唔使「鬧」嘅,「鬧」係因為大仙們想「鬧」以建立權威。循循善誘可以、但點解要鬧?2. 瞓得太少。瞓得太少會引致認知功能下降、減低判別能力、加強洗腦效果,期間仲要做好 chur 的體能活動,簡直有危及性命之,、年內因迎新太 chur 入院者不計其數。住個 Hall 啫,憑咩挑戰人體極限?

談仙制 — 匪夷所思的次文化

有關「仙制」,我個人住的 Hall 已經唔算「仙」、有某啲非常傳統的 Hall 係好「仙」,例如梁天琦所處的 Richi 都是其中一間。唔知堅定流,我就曾聽過 Richi Freshman 若果唔聽話,半夜會有一堆人衝入你間房「壁咚」你然後大聲用棍敲牆以作訓示;又例如河東亦是較為「仙」的 Hall,聽說 Freshman 在迎新期間夜晚要 Dem Cheers Dem 到 Current Final 滿意為止先瞓得覺,真係幾匪夷所思。

但話說回頭,港大舍堂文化係咪就係會培養一班不問世事只為 Hall 付出的人?我相信又未必、梁天琦就係一個好例子。舍堂同樣可以好具動員力,去做關於社會的事(不過當然亦可以動具哂啲人搞 Hall 的嘢而不理世事,呢啲永遠是雙面刃)。

以前(其實都唔係好以前...)有關 Hall O 的一切,過完 O 的 Freshman 都會有共識,programme 不會向外張揚。但我覺得科技已越發達,到底仲可唔可以好似以前咁「臭屎密冚」?我認為是相當成疑。另一方面,自由意志呢樣嘢就代代都有,但新世代就已經更早確立這種想法,會否仍願意受制於 Hall 這種高壓式做法?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