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舍堂次文化雜談(下):Standing Order 與 Hall Education

2020/9/14 — 15:14

資料圖片:香港大學

資料圖片:香港大學

(接上文)

談 Standing Order — 其實是有用嘅……

Standing Order 呢樣嘢其實我之前都有寫過文,其實不止適用於 Hall,而是 HKU 一般正統答問大會必要學識的規矩。《學苑》指出,Standing Order「原意為節省時間、提高議事效率,故此對會眾的發言內容要求甚高。除了賦予主席更大權力以控制會議進度外,亦明文禁止回答者『答非所問』。當台下會眾認定發言者離題,便可隨時提出規程問題打斷其發言。」

廣告

點解諮詢者要用「震撼性的聲音」大罵,呢個就同仙制有關,其實 Standing Order 本身的用意是不錯。我認為 Standing Order 有用,但同時其實應要容許被諮詢者有回應機會。但迎新的 MO 時間委實太長(即係會運用 Standing Order 作為諮詢的活動)、亦無大作用,遺下的只是一堆寫到變龍飛鳳舞的 notes(不錯,HMO 是規定帶紙筆寫 notes……)、同埋打瞌睡到不行然後不斷被罵的回憶吧……

談 Hall Education — 高壓背後有理由?

廣告

作為一個上過港大 Hall 莊嘅人,我諗我都叫可以講下當初 Hall Ed 用意(都係一個流傳說法)。話說以前入 HKU 的人係會好囂張,因為都叫做係「天之驕子」,仙制的作用就是透過「嚴肅認真」方式,等啲新鮮人入到嚟,知道自己唔係「天之驕子」,要識得融入舍堂生活咁話;但之後仙制有無變質就係後話。

而這一兩年社會動盪,加上疫情等等,當我們面對著一個如此這般的大時代,舍堂這種次文化其實真係好微小嘅嘢。到底仲有無「承傳」價值?Hall Spirit 係重要,但對個人、對社會以至世界,又有幾大意義?我都實在很懷疑這有沒有保留價值。

另外,住 Hall 住到屋企又唔番、讀書又唔理者比比皆是,當時我就識人住 Hall 住到要 quit U 咁滯。入得 HKU,明明讀書能力一定有番咁上下,點可以搞到要 quit U?又點解會願意被洗腦式接受一套咁的文化?另外話說本人住的 Hall 近醫學院,會有較多醫科生住,但住 Hall 太多活動弄至成績低迷或經常勉強碌過者也有不少。回想起來,這始終是份與生命相關職業,住 Hall 不是問題,但要好好兼顧到學業才可吧。

回頭睇番,住 Hall 日子俾我的感覺是五隻字:瘋狂的青春。那種瘋狂不是少少瘋狂、而是你會奇怪自己點解會可以在這種次文化中生存的瘋狂,而且明明這班人理應是社會中「精英中的精英」。我不諱言這有點像邪教洗腦,而這種次文化更像是社會的縮影 — 像「多年的媳婦熬成婆」一般,你今日被人欺壓、他朝有天你成為欺壓人的人,而彼此從來不會問「點解會咁?」會唔會他朝零零後年青人,也會成為好似而家香港政府嗰班 PK 咁,去欺壓未來下一代?其實諗到呢個層面,自己都覺得有少少恐怖。

最後,我想分享當年一位堂友對舍堂的睇法:入港大住 Hall 好似打邊爐咁。你放咩嘢食入去,你最後夾番的未必是嗰啲;但就好視乎你想帶啲咩走(好似好言之有物咁?)住 Hall 仍然是一屆人的集體回憶;不過究竟仲係咪要用呢種方式,定係問心佢只是讓初出矛蘆的小伙子嘗試擁有權力的滋味,呢點就由番住緊 Hall/住過 Hall/未住過 Hall 的大家去諗了。

發表意見